當前位置: 首頁 > 都市言情 > 覆手 > 第六百零三章 終戰!(超級加長版)
第六百零三章 終戰!(超級加長版)
作者:蝦寫|字數:7799|更新時間:2020-05-21 11:04

曹雲接過九尾遞過來的卷宗扔到茶几上:「這案子沒得打,證據非常清晰。是一樁非常典型的過失致人死亡罪。」

九尾:「但是」

曹云:「我沒說但是。」

九尾:「但是我知道你有但是。」

曹雲道:「證據是打不了,喂,你什麼時候回去」煩死人。

九尾:「我給了工錢的。」說這話,九尾感到萬分委屈。

曹雲不理會,接電話:「你好王行長,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近期比較忙。這樣,明天我出庭之後就去貴行好的,好的,謝謝,再見。」

怎麼這麼煩呢曹雲相信馬原是想給自己送點錢,可是自己現在真的不在乎百分十或者多少的投資收益。不過馬原也是一片好心,想幫自己打理錢財。曹雲不給銀行面子,也得給馬原面子。

「餵」高山杏勾手指。

曹雲對九尾做個不好意思的表情,跟高山杏走。兩人出門,一路走向閉關之地:懸崖邊緣。

高山杏:「你住在越三尺偵探社」

曹云:「呵呵,我知道我渣,老闆我知道了。我不是人,我是狗,我是畜生,我不得好死」

高山杏一巴掌蓋在曹雲後腦上:「你最近幹了什麼」

曹雲納悶摸頭:「怎麼了」

高山杏道:「剛才物業保安經理聯繫我,說看監控視頻,懷疑你的車被跟蹤。你先告訴我,你在越三尺的偵探社到底做了什麼你對越三尺做了什麼就不要說了。」

曹雲問:「老闆不用那麼緊張,我確實做了一些得罪人的事。但一切都在掌握中,我精準把控了每個人的立場和利益。好,我和你解釋說明,不過你得坐下來聽。」

曹雲將情況告知,然後分析厲害關係。高山杏聽的心情跌宕起伏。看,人家做渣男也是有宏偉的理由。不過曹雲說服了高山杏,曹雲確實把每個人都算計的清清楚楚。

曹云:「有人來了桑尼這是狗啊快晚飯了他就來了」

桑尼看見了曹雲,下車,和風雪說了幾句,風雪進入律師所。桑尼直接走過來:「不是來蹭飯的,不要用這種眼神看我。如果你們非要留我吃飯,我也能同意。」

「」曹云:「好,請你吃。你餓死了事小,風雪是好姑娘,不能因為你受罪。今天找什麼理由來蹭飯」

桑尼拿出錄音器:「案子,簡單詢問,最近有沒有見過廣本」

曹雲和高山杏一起搖頭:「沒有,怎麼了」

桑尼道:「廣本在大前天下午到達東唐,入住聖蝦酒店。第二天上午八點出門之後,一直沒有回酒店。酒店在昨天報警,鑑於廣本一些特殊身份,所以由本課長親自調查。」

曹雲心中道:你丫把廣本扣了

桑尼:為什麼是我

曹云:你要乘勝追擊,或者廣本找到你的把柄了

桑尼:去死。

曹雲道:「廣本肯定在做壞事越三尺呢沒問她嗎」

桑尼道:「你個畜生,你不知道越三尺出國了嗎」難道時候兩人沒有任何聯繫。

曹雲一愣:「這和我有什麼關係」

桑尼:「你們沒談戀愛」

曹云:「狗才談戀愛。作為我們這樣的有錢人,是不屑談戀愛的。我們只談風花雪月。」

桑尼:「別bb,見你還有件事。你明天要出庭了」

曹云:「又怎麼」

桑尼:「這個案子本來最多是社會新聞,類似的案子大家已經見識過,心裡上也接受了法律這條設定。但是明天的辯護律師是你,大家都在看,看你能不能把這類案子給掰了。」

曹云:「我是人,又不是神。你都說有類似的案件,自然是遵循舊案模式判決。歐陽逸知道這件事很難辦,就是意思一下,給親戚一個交代。表示盡力了。」

桑尼:「你騙傻子呢昨天預審庭你為什麼不認罪」

曹云:「警察干涉律師辦案,這是違法的哦。」

「我好怕哦。」桑尼:「就我個人來說,我希望你能輸。」

「為什麼」

桑尼道:「因為你是辯護律師,讓這類案件再次讓大家所關注。在去年回答此類案件法律問題中,最高法已經說明,他們會充分考慮民眾們的普遍認識,加強對保護自己財產行為和見義勇為者的保護。正在研究討論:罪犯在犯罪期間是否享受人身由自權。犯罪期間怎麼定義也是目前討論的重點。」

桑尼道:「我的看法是:在罪犯還未逃離視線階段,都屬於犯罪階段。因此普通民眾有權使用必要的武力終止其犯罪。刑偵中,作案後逃跑屬於犯罪行動的一部分。」

曹雲對高山杏道:「人證,一課課長要求我明天輸掉官司。」

高山杏驚訝:「這怎麼辦」

曹云:「這說明晚上外賣有人買單了。」

草桑尼無語,老子是朋友身份和你探討法律問題。不過曹雲說很有道理,自己這個身份是不能在現在向曹雲說出自己的觀點。

桑尼無奈道:「行,行,我看你明天怎麼贏。」

曹雲真的驚訝:「奇怪,你們為什麼覺得我能贏」

桑尼道:「不是認為你能贏,你都贏不了,那以後此類犯罪最好直接認罪。」

曹雲左手放在右胸,紳士禮:「謝謝,這是對我職業能力一個極高的評價。」

九尾是第一次坐到辯護席上,法律對律師助理沒有嚴格的要求。但如果沒有律師資格證的助理,不能在法庭上發言。

得知對手是曹雲,原本檢控官司馬落突然發燒。司馬落不怕和曹雲打擂台。但是他怕在這類案子上和曹雲打擂台。不僅是勝敗的問題,身心都會被徹底的洗禮。

曹雲今天的對手是一位小姑娘,和曹雲年紀相當,比較起來顯得非常稚嫩。不過初生牛犢不怕虎,也許只有這樣的人才能打敗曹雲。

小姑娘檢控官面色嚴肅,開始開場白。一開場就火力全開。小姑娘先闡述了案發過程,案發事實,重要證詞等。補充說明,三年來發生過類似四起案件,被告都以過失致人死亡罪入刑。

小姑娘原則上同情被告,但是法律畢竟是法律,如果被告願意認罪,她願意向法官求情輕判。

接著小姑娘批判了曹雲,認為作為一名從業很久的律師,應該知道本案的性質。可是曹雲卻在預審庭否認指控,這是一種非常業餘的做法。

曹雲的庭一向不缺觀眾,今天觀眾也坐滿聽審席。小姑娘句句誅心,讓聽審席上的觀眾們譁然四起。

兩相比較,小姑娘口齒伶俐,鋒芒畢露。似乎不僅要贏官司,還想在曹雲臉上踩一腳。

在小姑娘口水飛流直下三千尺時,曹雲淡淡然坐著。在小姑娘說完之後,曹雲等待了十秒,見小姑娘確實不說了,舉手道:「申請證人出庭。」

本案有三名證人,第一位證人是當時的目擊者,他的出庭意義不大,因為監控拍攝了一切。第二位證人是貨車司機,他的出庭同樣意義不大。第三位證人,是手臂骨折的小偷,沒死的那位小偷。

無論事實多麼明確,辯護律師也有權詢問證人證詞。

曹雲站起來,手伸到袖子內掏啊掏,掏出一個塑膠袋,塑膠袋內是幾張被摺疊好的資料。這讓助理九尾看得目瞪口呆,這渣男竟然防備自己這麼緊。自己就奇怪,辯方根本沒有任何準備,怎麼打這官司。

由於人命案,小陪審團列席。根據最新消息,恐怕這類案件是最後一次有陪審團。之後故意傷害,故意殺人等暴力犯罪才會有陪審團。

曹雲走到小偷王二面前:「王二,傷的嚴重嗎」

王二:「很嚴重。」

曹云:「比起去年你從摩托車摔下來還要嚴重」

王二:「是的。」

曹雲面向陪審團,有氣無力,疲憊不堪:「第一個問題就開始撒謊,心累。大家可以看醫學鑑定報告,相比他去年的傷勢,完全不是個等級的。」

曹雲再問:「王二,平時做什麼」

王二:「上網,見

本章未完,請繼續閱讀下一頁當前 第1頁 / 共3頁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設置

閱讀背景
字體大小
A-
16
A+
頁面寬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