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科幻末世 > 末日之喪屍侵襲 > 第603章:天佑之人
第603章:天佑之人
作者:濁筆鑄文|字數:2406|更新時間:2020-07-16 10:22

「讓開讓開啊」咆哮的人潮在機場中涌動,這裡大概聚集了幾百人,盤圍著一副擔架,在機場跑道上橫衝直撞。瀕死的賀豪,正躺在上面。他被人潮一路護送進了指揮中心

「垂暮醫師去把垂暮醫師找來還有誰懂急救也都集結過來」瓊川臨陣指揮,歇斯底里的呼喊「機場戒嚴任何人不得出入通知尹孝讓他立刻回援」於是吵嚷的人群變得更加驚慌,就像天塌地陷似的。

垂暮醫師被一支狂徒隊伍護送進了指揮中心,他見到安置在桌案上的賀豪後,倒抽了一口冷氣。他從沒治療過如此嚴重的傷勢,根本就不知道該如何著手處理

「高壓42低壓15」垂暮醫師向著眾人呼喊「血漿我需要大量血漿給我直角止血鉗腎上腺素我要所有的腎上腺素手術設備給我實時監測鬼王生命特徵血泵呼吸機護士助手誰都行上人」

大批狂徒在一旁受命採血,但在分型遞交給垂暮醫師後,那老傢伙才意識到賀豪需要的血漿根本就無法完成配型。

銀色的血液油樣乳化式複合型h。能在金屬與肉體間共融的合成血

「你他媽的愣什麼」瓊川見垂暮醫師僵在原地後罵道。

「辦不到我救不了鬼王他體內流的不是普通血液」垂暮醫師滿臉恐懼,汗如雨下的碎念。

「滴滴」心率監控器上發出陣陣蜂鳴,上面顯示賀豪的心臟已經停止跳動。這嚇得垂暮醫師再度嚷道「起搏器」

瓊川連忙從一旁的狂徒手裡搶過兩塊電擊板,而後塞給垂暮醫師,對方接過後,示意旁人將電流調至最大,並再度給賀豪注射了4針腎上腺素,而後接連在他的胸膛兩側發動電擊

銀色的血漿從賀豪的創口內迸出,甚至鋼鐵肺腑都竄起電流。也不知震了幾次,心率監控器上終於重新微微波動起來

就在這時,身為超凡人的山三川擠過人群,戰戰兢兢的對垂暮醫師說道「用用我的血試試我的血也是這種銀色」

醫師聞言,趕忙在二者之間連好u型血泵,並立即進行最直接的血液輸送。那銀色涓流,承載著所有人的希望,從一端緩緩流向另一端

「成功了嗎成功了嗎」瓊川急得滿臉漲紅,扯著醫師追問。

「我怎麼知道有可能會溶血,還有可能會感染我他媽也是人我不是神」醫師近乎崩潰的咆哮應道。

「滲了滲透出來了」四臂女皇指著賀豪的創口驚呼著,她發現那密密麻麻的止血鉗根本止不住賀豪被洞穿的鋼鐵肺腑。

「機械師誰懂精密維修求求你們都上前一步吧我自己快撐不住了」垂暮醫師的喉音發起了顫,一個年過半百的長者哀嚎,在此刻讓人們通了悲歡

小雷子喘著粗氣的踏步上前,稍做猶豫後便開始與垂暮醫師聯手修復賀豪的胸膛。他知道自己算不上什麼人物,但此刻必須要站出來。曾經是賀豪守護他,現在,該他來守護賀豪了

「血壓升上來了低壓20」瓊川捂著嘴,但仍然是忍不住呼喊出聲。

「心率也上升了」在旁人的吶喊中,垂暮醫師逐漸冷靜下來,他開始熟練的清創、縫合,並協助小雷子修復賀豪受損的機械臟器。這一過程大概持續了數個小時,直至尹孝火急火燎的趕回來時,整個機場都是鴉雀無聲

暫時穩定了賀豪的傷勢之後,垂暮醫師知道他並未完全脫離生命危險。於是向瓊川提出轉移賀豪與急需隔離的小青至圖河市。首先是因為機場已經不安全了,他擔心再有誰會殺來。其次是那裡人口眾多,或許會有更精銳的醫護人員對賀豪進行救治。

瓊川與尹孝默許了醫師的方案,而後前者親自率領大批狂徒將賀豪護送至圖河市。至於機場的防禦工作,只能由尹孝親力親為。他除了做最後的防守外,還有一個秘密任務,那就是在混亂的錦鶴內部,找到賀豪用於武裝墨圖國殤的腕錶。這件物品,其實才是救治賀豪的最優解。想到這,尹孝感覺自己責任重大,甚至被壓的有些透不過氣來

賀豪在暗殺中險象環生的代價,將是要給圖河市帶去災難。因為機械孢蟲將不可避免的在整個南方地界全面散播開來

一望無際的雪原上,飛馳著一輛銀背。這銀背由東及南,乘著吳迪孤身一人。這男人就像是嚇破了膽的兔子。每駛出幾百米,都要從後視鏡內遙望天際下的盡頭。確定沒有人來追擊他時,才放鬆喉嚨,向車窗外面咳出數口鮮血。

吳迪哆哆嗦嗦的摸出懷裡的雪茄,不知是因為緊張,還是猛咳不止,那打火機點了多少次也沒有燃燒起來。最後他便惡狠狠地捏碎了火機,發出撕聲咒罵。從死去的泡芙到活著的銘君,所有認識的人,他都問候了一遍。末了又笑了起來,那面容猙獰無比

吳迪也不知歷經了多久,才趁著夜色重臨之前,趕至恆海市。他跌撞的推開擋路的穴居人,沿著槐枝街奔向13號別墅。他在那裡不出意外的見到了銘君。

「夏雪夏雪呢」吳迪比起自己的處境,倒是更擔心夏雪。

鐵著臉的銘君示意追隨自己的穴居人繼續整備槍械物資,而後向著吳迪做出應答「在城外的車隊裡。」

「你騙我」吳迪幾近瘋狂,對於銘君的話語完全不信。

「沒有。她確實在哪,城南。你可以隨時去。」銘君擺了擺僵硬的手臂後反問「星宿將呢」

「死了。都死了。」吳迪回憶起先前的戰鬥,臉色變得越發難堪。打眼瞧上去就知道沒說謊。

銘君沉默片刻後又問道「鬼王死了麼別跟我說你們失手了。」

「可能死了,也可能沒死。多半是活不了。」吳迪欲言又止,思考了一陣後補充道「我盡力了,全力。」

銘君冷冷的看著吳迪,又是沉默了良久。直到突然抽了一口氣,露出極度痛苦的表情說道「去準備生活物資。按照約定,我們離開恆海市,去南庭魔都。」

吳迪聞聽此言,突然有很多話想對銘君說,但直到最後也沒吐出一個字,只是衝著對方點了點頭,便去找他深愛的夏雪去了

銘君看著吳迪的背影消失於視野後,便再也忍不住的低聲呻吟起來。他顫抖的輕撫雙臂,以徒勞的方式來緩解手臂深處那難以言喻的疼痛感。這疼痛感來的快,去的快,讓人捉摸不透。

「到底是怎麼回事」銘君碎念著。他或許並不知道,因為近來頻繁的催化身軀,機械孢蟲已經在他的體內產生了殺傷病理骨骼壞疽只是這病理剛剛進入中期而已。其實不光是他自己,整個恆海市內催化過身軀的人,都已經開始有了不同程度的病理反應。

機械孢蟲的殺傷效力,即將彰顯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設置

閱讀背景
字體大小
A-
16
A+
頁面寬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