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都市言情 > 夏沫煙雨我只是路過 > 第1章 楔子:命運的轉動
第1章 楔子:命運的轉動
作者:夏季少女|字數:3019|更新時間:2020-02-13 16:29

「沫兒,如果媽媽走了,你該怎麼辦呢?」媽媽對夏沫說,眼淚不由自主地流了出來。

「那媽媽你回去哪呢?」六歲的夏沫抬起頭天真地問。

「一個很遠很遠的地方。」媽媽若有所思地看著遠方。

「很遠的地方有多遠?」夏沫眨著純潔的眼睛看著媽媽。

「或許是天堂,也有可能是地獄。是一個你永遠也找不到的地方!」媽媽解釋道,心疼地看著夏沫。

「媽媽……」夏沫不解地看著媽媽,也不知道怎麼回答的好。

「好了沫兒,沒時間了。你現在答應媽媽,要好好照顧自己,好好的生活,堅強地活下去!」媽媽囑託道,淚水模糊了眼睛。

「嗯,我答應媽媽,這是夏沫和媽媽的約定!」說著,沫兒和媽媽拉勾。

「沫兒,再見了。」媽媽說完後將夏沫的手拉開。

夏沫突然覺得眼皮特別沉,好像睡覺。媽媽把夏沫抱到床上後,就被兩個男人拉走了。

「沫兒,記住和媽媽的約定!」

夏沫想抬起手,卻十分乏力,吃力的吐出一句話「媽媽,別走……」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媽媽就這樣被別人帶走。

輕輕地閉上眼睛,一滴晶瑩的淚珠划過眼角。

翌日

「媽媽!」夏沫馬上起床掃了掃四周,也不見媽媽的身影:「原來,那不是夢。」

夏沫越想越傷心,抱著小被子在哭泣,自言自語道:「沫兒要好好的生活,沫兒要等媽媽回來,沫兒要遵守和媽媽的約定!」

說完後就下了樓找爸爸:「爸爸,爸爸。」只見爸爸在和一個陌生女人在談笑風生,有說有笑。

「爸爸,她是誰呀?」夏沫走到爸爸旁邊,見那個女人好像不大喜歡她的樣子,夏沫小聲地問。

「沫兒,別不禮貌!快叫媽媽。」爸爸對夏沫說。

「她不是我媽媽!」夏沫生氣的對爸爸說。

「你……」爸爸生氣的瞪著夏沫,正想揮手打她,一個嬌嫩的聲音從衣櫥傳出。

「爸爸爸爸!」只見一個和夏沫差不多大的女孩從衣櫥朝爸爸跑來。

爸爸見到女孩,開心地抱起她說:「露露,我的小寶貝!」剛剛生氣的表情沒了,反而是高興,愉悅。

「爸爸,這條裙子好漂亮哦,我好喜歡!」夏露露對爸爸說。

「這是我的衣服!」夏沫搶回裙子,抱入懷中。

爸爸還本想回答「你想要就拿去吧」,可是夏沫搶先將裙子搶走,這讓爸爸很不高興,加上原來不禮貌和頂嘴的行為,爸爸對夏沫越來越不喜歡了。

爸爸陰著臉對夏沫說:「把裙子給姐姐!」

夏沫懵了,哪來「媽媽」和「姐姐」?

「可是爸爸……」

「快點!」

「不,爸爸……難道你不記得了嗎?這是我五歲生日,媽媽親手為我做的裙子……爸爸,你忘了嗎?」夏沫哽咽地說。

「你……」爸爸怒視著她。夏沫將裙子抱緊,生怕這裙子和媽媽一樣就這樣走了。

「老公!你看咱們寶貝露露這麼喜歡這條裙子,你就……」那個女人還沒說完,夏露露便哭了起來。

「露露怎麼了?」爸爸關心地問。

「爸爸,露露錯了,露露不要那條裙子了,露露不要爸爸生氣!」

爸爸非常喜歡露露,說道:「露露你沒有錯,都怪爸爸。明天,明天爸爸幫你買幾百條比這件還要漂亮的裙子!」

「真的嗎?謝謝爸爸!」

「嗯,爸爸最愛露露了!」爸爸抱著露露回房間,還不忘給了夏沫一個陰陰的表情。

夏沫緊緊地抱著裙子在沙發上哭泣,一個人默默的流淚。

「媽媽,我錯了嗎?我真的錯了嗎。為什麼……為什麼你走後,爸爸就變了……嗚嗚……為什么爸爸就喜歡那個姐姐,為什麼呀……」

下午

夏沫一個人在房間寫著小升初的模擬考試卷,突然門外傳來一陣敲門聲。

「夏沫妹妹。」夏末打開門,看著她。

「剛剛對不起,我不知道那是妹妹你的裙子,所以……」夏露露解釋道。

「沒關係的。」夏沫淡淡地說。

「嗯。」夏露露開心地對夏沫笑了笑。然後從口袋裡拿出一條價格不菲的水晶項鍊。

「那妹妹就接受姐姐送你的禮物吧!」說完給夏沫帶上:「真好看!」

「不用了露露姐。」夏沫把它摘了下來正想還回去。

「你就接受姐姐的禮物嘛!」夏露露撒嬌道。

「那……好。」夏沫就勉強接受了下來,但是自己並不想要,看在露露姐那麼誠懇的份上,也只好收下了。

大約過了半小時,夏沫就在房間聽到樓下很吵,但並沒有聽清楚什麼。

「老公~怎麼辦了啦~不見了~」那個女人嗲嗲的朝爸爸撒嬌道。

「別急別急,僕人們正在找呢,會找到的。」爸爸安慰道。

「爸爸,好像還有妹妹的房間沒找。」夏露露對爸爸說,心裡還是很怕夏沫會聽到。

「老公,走去看看。」那個女人拉著爸爸衝上了樓,夏露露也跟了上去。

「開門!」那個女人不客氣的吼道,說著還用腳使勁地踢門。

夏沫將門打開,那個女人一把將夏沫撞開,夏沫痛痛地摔在了地上。

爸爸和露露走進房間,兩人都沒有將她扶起來的意思。

夏沫吃力地爬起來坐在地上看著摔傷又腫的膝蓋,淚水在眼中打轉。

她不能哭,即使再痛也不能哭。她一定要堅強。

「老公找到了,在這呢。」那個女人拿起項鍊朝爸爸揮了揮手。

「這個是……」還沒等到夏沫解釋,那個女人直接衝過來甩了夏沫一巴掌,又掐有捏的,簡直是蹂躪!

「老公,你看啦!這裡,這!都要調了啦!」那個女人激動地說。

「不,不是的。這是姐姐給我的!」夏沫說。剛剛被那個女人一巴掌下去,臉又紅又腫,嘴角下流出一線血絲。

「你還怪露露!」說完爸爸生氣地朝夏沫腦袋上一揮,夏沫再次倒趴在地上。

夏沫無助的看著夏露露,只是希望她可以和爸爸解釋解釋,起碼,讓爸爸相信她。

「爸爸,你別打妹妹了。是我,是我給妹妹的。」夏露露哭著對爸爸說。

這樣解釋並不讓爸爸相信夏沫,更讓爸爸覺得夏露露在幫夏沫頂罪。

「露露,爸爸媽媽知道你很善良。可是有些人,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那個女人對夏露露說。

夏沫暗自記住了這句話,總會有那麼一天,她也會回敬給她的。

說完後,女人抱著夏露露回了房間,爸爸背著她,側著臉對僕人說:「關到地下室去閉門思過,知道她知道錯了為止。」「是。」

「爸爸!」夏沫用力地朝面前那個男人無情的背影喊道,淚水划過臉頰,划過傷口……

夏沫被僕人帶到了地下室別關到一個漆黑狹小的小房間裡。那裡沒有柔軟乾淨的床,只能睡在稻草上。

夏沫蜷縮在一個角落瑟瑟發抖,眼淚不停地往下流,內心已是絕望了。

「為什么爸爸不相信我,為什麼?沫兒沒有錯,為什麼還要逼沫兒承認?……媽媽,你在哪?為什麼不把沫兒一起帶走?……為什麼要留下沫兒一個人……」

就這樣,一個六歲小女孩純真童稚的心靈被那一巴掌給打碎了……

女孩的童年不都是在陽光般的溫暖和父母熾熱的眼光中快樂度過的麼?可對於她來說恰恰相反,反而面對的是暴力、殘酷和血腥!

現在的她,一無所有,最愛她的媽媽離開了……沒有人愛她,保護她,珍惜她。一切,都由自己來面對,這條模糊的路沒人指引,沒人照亮,只有自己摸索。

後來的十年啊,她在家幾乎過得生不如死,幾乎是熬過來的。但是她必須要堅持住,因為她要等媽媽回來。她要堅強地活下去

本章未完,請繼續閱讀下一頁當前 第1頁 / 共2頁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設置

閱讀背景
字體大小
A-
16
A+
頁面寬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