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科幻末世 > 我跟九叔混經驗 > 第396章 暴起
第396章 暴起
作者:妖火焚書|字數:2290|更新時間:2020-08-22 17:25

待這一切隨著時間的流逝而逐漸平息之後,人群之間也逐漸的恢復了原有安定。

只見原本隨著大巫師跪伏遠東方初升朝陽的那些人此時也紛紛起身,林生向著方才的那個女子望了過去。

只見那女子雙目之間在那抹柔情之中,卻摻雜著一抹不容置疑的威嚴,此時長身直立,身披百鳳長袍,坦然立於諸人之前。

當真是風華絕代,猶如女皇蒞臨。

女子將雙臂張開,猶如一隻打開雙臂的黃金鳥,略有幾分刺目的陽光從他的背後,脖頸與肩膀的縫隙之間透射了過來,讓她整個人都看上去充滿了神聖不容侵犯的一股味道。

「北國有佳人,絕世而獨立。」

「一顧傾人城,再顧傾人國。」

「婉兒,你永遠擔的上這四句。」女子面對下方無數臣民,面上神情無喜無憂,腦海當中卻閃過了那年那日那時那人說的那四句。

「後悔嘛」

「離開了正道,遠離了人世,一輩子只能呆在我這個狐妖的山上。」

「人若是一輩子,都無一件後悔的事,那也便不是人了」

林生將目光重新投放在了別的地方,只見在那女子身旁端立的男子,身著奢華至極的猩紅色綾羅緞子袍,內里套著一身藍色的綢緞面小馬褂,下邊是一聲水藍色的長褲,足底踩著一雙黑色的長筒靴。

面上膚色蠟黃粗糲,掌中握著一柄黑色猶如鐵鑄般的鐵杖。

那是青丘國的一國權杖,執掌在大國師的掌中。

他的臉上無喜無憂,一雙眼卻像是毫無生氣一般略顯呆滯的望著下方的人群,雙眼之間開叉的淡痕,是歲月的流逝在上邊無情的刻畫。

雙眉狹長入鬢,雙目呆滯無神,鼻直口方,只是垂下去的嘴角以及那略微帶著一些烏青色的唇色,都彰顯著歲月的無情。

「這個叛徒」卻是聽身旁五師伯邱金髮在此時撮著牙花子,憤憤的從嘴角逼出了幾個字。

他從一開始,就早已認出了此人的真實身份,然而無奈,他那般銳利如刀般的目光向著對方的臉上無情的掃視過去的時候,得到的回應卻只有對方呆滯無神的眼神。

那般眼神當中似乎還帶著一絲淡淡的不屑,這讓他莫名的惱怒了起來。

「十七年了,沒想到還能找到這個弒師的罪人,這般債務,就由我老五來奪取吧。」

「五弟都已經七年過去了,又何必心中放不下去這個檻呢」一身華袍的女子眨著柔情似水的雙眸,望著身旁一身布衣,背上背著一柄鬼頭棒的男子。

「七年了這塊石頭只有讓我的心頭愈發俞沉重,這般苟活下去,我倒不如讓同門師兄弟,親手殺了我的好,當然這個人如若能是五弟的話,那便更好。」

「說到底,你還是後悔做出當年的那個決定,跟了我。」女子略略頷首,一雙雪白明亮的眸子剎那間便黯淡了下去。

身旁粗布麻衣的男子輕撫女子低垂的頭,柔聲道「我將肉軀留在你們青丘山,我的魂魄將去往阿鼻地獄,受那煉獄之苦,直至還了此間債務。」

「這肉軀,你便封作國師,讓其聲名遠揚,到時我惹下的因果,自有人來結了這個果。」

「妖人你與群妖整日生活在一起,早已成了妖,我本以為你還有些什麼難言之隱,打算找到你之後溫言相問,現在看來,倒不如早早結束了你的性命,以告了師父在天之靈。」

邱金髮將外罩的袍服一把扯下,只見內里身著一聲杏黃色的道袍,隨即將背上斜插的桃木劍一把抓在了指掌之間,一躍便到了那目光呆滯的男子身前,厲聲喝道。

林生見如此狀況,卻不想五師伯暴起如此倉猝,當下抓著身後小丫頭的晶瑩如玉的小手,一躍躍出人群,立於五師伯身側。

那身著金黃色袍服的女子卻依舊帶著一絲如水般的平淡,似乎未曾將面前的暴起發難的道人放在眼中,只是將美眸在兩人身前掃視了一眼之後隨即道「你是他的同門師兄弟」

邱金髮不屑一顧的將掌中桃木劍直指面前男子的咽喉,卻是對著那女子道「成精的狐族妖人,休要多言,自古正邪難兩立,他既是入了你們狐族,豈能和我稱師兄弟。」

「張匡,你便將師父傳於你的拷鬼棒拿出來,與我對敵,這般畏畏縮縮的難不成以為我就會放過了你不成」

然而被他喝問的男子卻一絲反應都沒有,依舊目光呆滯的望著前方,卻是讓邱金髮不免皺了皺眉。

「五師伯,這裡都是妖,你我要多加小心。」林生此時望著周遭或面目驚愕,或憤懣之色溢於面上的諸人,身子靠了靠五師伯小聲道。

邱金髮未曾言聲,皺了皺眉,卻將手中桃木劍劍尖又朝著前邊男子的咽喉遞送了一截。

「你便是他的五師弟嘛」那女子似乎不顧忌邱金髮面目言語之間的不屑一顧與滔天的殺意,依舊平淡的問道。

「我是行五,但是卻不是這廝的什麼五師弟。」

「如此便是了,他的性命便交於你便是。」那女子淡淡的將話說完之後,隨即頭也不回的輕邁蓮步離開了這裡。

隨之而去的還有大把的無盡臣民。

「慢著你你」邱金髮愣了半響,望著轉身便要離去的女子,說了半天的「你」字,卻是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怎麼道長難道還打算將我滿山的狐妖都斬滅了不成」女子回身,淡然的攏了攏耳鬢旁的秀髮,望著邱金髮道。

「狐族妖人,滿口的妖言惑眾,該殺」邱金髮怒叱一聲,手中桃木劍在身前輕點,畫出一個半圓來,只見一道無形質的光澤朝著那女子直直的拍了過去。

「這般無中生有,便也算是殺我的理由嘛,真是和當年的那位老頭一模一樣的呆扳啊。」

「你們人的性命便是命,我們狐的性命,便不算是命罷。」

她輕飄飄的吐完這幾個字之後,纖細的手指只是在虛空當中隨意的一點,那道無形質的氣浪便隨之在虛空當中消逝的一乾二淨,只似從未存在過一般。

「哦,對了,說起那個老頑固,我倒是想起來了你們道派的一件物事還未曾歸還。」

那女子一邊說著,緩緩的從衣襟當中抓出了一柄約摸著手臂長短的晶瑩玉色的長棒,棒身粗糙坑窪,在頂端還雕琢著一件栩栩如生的拳頭大小的骷髏頭。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設置

閱讀背景
字體大小
A-
16
A+
頁面寬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