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綜合其他 > 重生之武陵春 > 第二百二十六章:墜崖
第二百二十六章:墜崖
作者:橘子柒柒|字數:2176|更新時間:2020-08-22 09:15

東雲不遠不近,但是沒過了幾天東雲皇的信便傳了過來,上面表明楚明軒已經對楚楓月做出了這麼嚴重的懲罰,東雲也會第雲希做出懲罰,絕不姑息此事。

當天楚明軒便趙昭告了天下,一時之間楚楓月和雲希變成了坊間的一個笑談,而且楚明軒此舉大義滅親,被百姓們追捧,誇讚。

短短半個月的時間,坊間的說書,戲曲都是關於楚楓月和雲希,而且東雲處罰雲希的消息遲遲沒有傳過來,南楚的百姓們自然不願意了。

不僅僅是南楚,東雲的百姓和大臣們都不滿意自家的皇帝做得不如南楚的皇帝,百姓遊街,大臣罷工,一時之間東雲都亂了套。

又過了半個月,東雲才傳來消息,雲希寧死也要娶楚楓月,東雲皇已經將雲希貶為庶人,從此和東雲沒有關係,但是又請求楚明軒將楚楓月嫁給雲希。

原本東雲皇是沒有想捨棄這個兒子的,畢竟是嫡子,他想讓雲希斷了娶楚楓月的念頭,先領個封地平息一段時間,再讓他回到京城。

但是事情鬧得這麼大,雲希又遲遲不肯鬆口,一定要娶楚楓月,東雲皇沒有辦法,只能將這個兒子貶為庶人,趕出京城。

但是雲希是東雲皇后唯一的兒子,皇后日日跪在那請求,東雲皇沒有辦法,只能再厚著臉皮替雲希求娶楚楓月。

「公主您說,五趙楓月能高興嗎。」春碧向楚楓晚匯報完情況後嘆一口氣說道「謀劃了這麼多,最後卻落得這個結局。」

「你覺得她能高興嗎,她想要的是希王妃的位置,而不是一個庶人的妻子。」

這件事情在楚楓晚的意料之中,楚明軒都已經做出了表率,如果東雲皇不如此,會寒了東雲百姓的心。

輿論的壓力讓東雲不能保下這個皇子

「那也是她活該。」春碧狠狠的說道「公主當初對她多好啊,可是她就這樣報答您,死都有餘辜,更何況還能撿了便宜嫁給雲希。」

「真的是撿了便宜嗎」楚楓晚看向春碧「你說她最終沒有達到自己想要的結果,她的餘生真的能開心嗎。」

「也是。」春碧想了片刻「梨兒說楚楓月最近在鬧絕食,可是陛下連看都不看一眼。」

「算了,別提她了。」

這件事情已經過去了,楚楓晚不想再聽見楚楓月幾個字,她岔開話題道「江盡舟最近沒有信嗎」

自從上一次收到他抵達邊疆的信後她就再也沒有收過信了,前幾天聽說邊疆的事情有些想打仗的意思了,她的心也越來越慌張。

「沒有,不過我最近問書王妃身邊的宮女了,說書王也很久沒有寫信了,許是情況有些不太好,他們沒有時間寫吧。」春碧說道。

楚楓晚點了點頭,將書卷打開想抄寫一些詩詞讓自己的心靜下來。

「不好了不好了」

外面傳來夏縈慌慌張張的聲音,甚至連敲門都沒有,直接闖了進來,大口的喘著粗氣,臉上滿是著急之色。

「怎麼了」楚楓晚疑惑的看著夏縈,夏縈向來穩重,很少會有這樣的著急之色。

「江將軍江將軍他他」夏縈說了好多遍江將軍,可是後面的話卻遲遲沒有說出口。

楚楓晚的心顫抖了一下,她猛地站起來「他怎麼了,你說啊。」

「江將軍他墜崖了屍骨無存。」

楚楓晚愣在原地,眼睛失神的望著前方,臉上滿是不可置信,她朝春碧的方向伸出手,春碧立刻上前扶住楚楓晚。

楚楓晚像是沒有力氣一樣跌坐在椅子上,口中一直在重複著不可能。

「不可能怎麼可能」

「邊疆剛傳來的消息,驪國和嶸國半夜偷襲,驍騎軍防不勝防,死傷有大半,而江將軍為了救書王殿下墜崖了,書王殿下解決了偷襲後當晚就帶人去尋找了,可是尋找了整整三天,都沒有看見江將軍的屍體。」

「屍骨無存」楚楓晚的臉上划過一絲清淚,即使說的這麼詳細,她依舊不相信「活要見人,死要見屍,屍骨無存是什麼意思。」

「春碧」楚楓晚拽住春碧,抬頭無助的望著春碧「江盡舟他肯定沒事的,對不對,他從來沒打過敗仗啊,他答應我平安回來,他怎麼可能就死了」

楚楓晚在自欺欺人,這樣的消息傳到京城,就說明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情,可她還是不相信,她不相信江盡舟會這樣死了。

「公主」春碧擔心的看著楚楓晚,春碧也不相信,可是現在由不得她們信不信。

「我要去將軍府。」

楚楓晚甩開春碧的手,提起裙擺就往外面跑去,春碧和夏縈都擔心楚楓晚,連忙跟在楚楓晚的身後,一直跑到通外宮外的那一條宮道上才停了下來。

楚楓晚看到了正進宮的江盡揚和江盡白,兩個人的臉上都沒有表情,如果說他們的眼神中有什麼情感,那就是悲涼。

悲涼望眼欲穿,楚楓晚走到兩個人面前,甚至沒有說話,江盡揚搖了搖頭,張了張嘴巴,可是最後卻什麼都說不出來。

離近看,兩個人的臉上都有淚痕,是剛哭過不久的痕跡。

「六公主,我們要去金鑾殿了。」

楚楓晚轉身看著兩個人的背影,他們三人沒有一個人提起那件事,可是從彼此的眼神里卻能看得出來,那件他們最不想相信的事情已經發生了。

「晚兒,晚兒。」

楚楓瀾姍姍來遲,江盡白在大理寺卿,聽到這個消息就回到了將軍府,但是楚楓瀾一直在公主府,她聽到這個消息害怕楚楓晚出事,就連連趕來了。

楚楓瀾連忙跑到楚楓晚身邊,牽起楚楓晚的手「晚兒,你沒事吧。」

雖然楚楓晚沒有和楚楓瀾挑明她和江盡舟的關係,但是她能看得出來,加上江盡白若有若無也說過一些,她也差不多知道了什麼。

她害怕楚楓晚會因為這件事情想不開,就連忙進宮了。

楚楓晚看著楚楓瀾關係的眼神,將她的手從自己的胳膊上扒下。

所有人都在提醒她,這件事情是真的。

江盡舟真的已經死了。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設置

閱讀背景
字體大小
A-
16
A+
頁面寬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