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綜合其他 > 一袖菊花香 > 第三十四章,畫外有畫
第三十四章,畫外有畫
作者:勿縱|字數:2658|更新時間:2020-08-23 16:27

下雨了。

灰濛濛的天空,斜著細雨,斜著風,就像一襲襲薄紗隨風撩起。

涼意躲在風裡,藏在雨中。

似毛針的雨,落在屋檐角,就像風鈴卡在了風中,那是多麼奇妙。

大和尚廣亮站在了屋檐下,看著那屋檐外的雨。

那雨是雨,那風是風。

俗話有言,看山是山,看水是水,這見微微山水間,便得以知著的法門,喚之見微知著。

「這雨,」廣亮眯著眼看著那雨,隨風漂泊,隨雲而落,是紅塵一潑清淨,讓他不由地伸出手來,想要觸碰著這雨,他看著冰涼的雨,摸著這冰涼的雨,他嘀咕著,「啊,這雨,真像麵條」

廣亮悟了,甭管他悟出了什麼,是悟出了這雨長得像麵條,還是這雨味道像麵條,總之他見微知著。

「也不知師弟,有沒有餓著」也不知哪裡來的麵條,被他掏了出來,吸溜一口,「可憐的師弟,一定要吃飽啊,不要像師兄一樣,肚子餓的難受嗝」

廣亮吃著麵條,蹲在了屋檐下,聽著屋內咣當,咣當,跐溜一聲,一個黑影竄了出去,落在了雨中。

「施主,等貧僧吃完這面,再去接你啊」廣亮嚼著麵條,對著那雨中的想要吞噬布袋和尚與司命星君肉身的施主說道,「吸溜真香」

廣亮吃著麵條,吃著正香,那邊道濟倒是打了個噴嚏。

「這平白無故地打噴嚏,莫非是有人在想和尚我」道濟揉了揉鼻子,卻忽然聽了聲響。

咕咕咕嚕

「莫叫,莫叫」道濟拿著蒲扇扇著風,對著肚子說道,「貧僧請你喝西北風,這喝多了就不餓了」

咕咕咕咕嚕咕

「唉莫叫了,貧僧知道你餓,但是貧僧也沒辦法,」道濟嘆了嘆氣,眼角餘光瞧見了那滿片黃沙,「不如貧僧給下點菜這黃沙如何」

這西北風還要自己扇,這黃沙可是現成的。

道濟看著那黃沙,不由地咽了咽口水,不知道是眼見數不勝數的黃沙,餓的;還是知道自己要吃黃沙,怕的。

「唉,我說你要殺要刮,來個痛快不好嗎」道濟嘆了嘆氣,「這樣晾著貧僧作什麼貧僧好歹也是修行中人,不會餓死,但也會饞死的,好吧」

話已至此,道濟大字躺在沙上,「來吧,來吧今日,貧僧是你們的了」

費盡周折都看不穿這畫的破綻的道濟已經自暴自棄地躺在地上,做一條鹹魚了。

鹹魚道濟眯著眼睛,感受著這畫裡的風,想著,不知道布袋師兄和那位星君怎麼樣了

也不勞煩道濟掛心,那邊星君正站在山丘上,死死地對峙著那無生老母。

風不動,水不流,星光仍在頭頂閃耀,夜空依舊黑不溜秋。

「我說,星君」無生老母看著司命,不由地嘆了嘆氣,「怎麼還不動手」

「你怎知本君沒有動手」司命一邊操控著星辰分裂,試圖奪取畫的主權,一邊跟無生老母懟個嘴炮。

「你是指這個嗎」無生老母一揮手,夜空之幕頓時拱起,將那一顆顆星辰吞噬,「本座不知那位是如何與本座搶奪的,但是明顯不是星君這種法子」

司命星君以靈力幻化星辰,以此做基點,來搶奪主權,而菊花是以菊花種子做基點,散發靈力,以此來搶奪主權。

司命星君以靈力為主,卻無載體,而菊花的靈力有載體,那就是她自身攜帶的種子。所以菊花可以成功,而司命不能。

這就好比司命的是一朵浮萍,而菊花的則是一顆根系茂盛的大樹,遇到颱風時,大樹可以安然無恙,但浮萍卻做不到。

「所以,星君,你若再不動手,那本座就不客氣了」無生老母冷笑。

「施主,貧僧的十方閃電,隆起山脈可不是那麼好破的」布袋和尚說話,找了找存在感。

「何苦呢」無生老母嘆息道,「本老母可以等,你們這兩個元神,等得了嗎」

這話一出,司命和布袋和尚對視一番,見到了對方眼中的凝重。

「此事,就不勞煩施主擔憂了施主還是想想怎麼破貧僧的術法吧」

輸人不輸陣,布袋和尚嘴硬地說道。

這邊無可奈何花落去,任人宰割小肥羊的道濟,和那死鴨子嘴硬強撐著的布袋和尚還有司命,過得那叫一個悲催,那邊菊花卻是遊刃有餘。

白茫茫的雲朵上,坐著三人,兩小孩,一女人。

「說吧,你們兩個是什麼東東」菊花綁著那兩個小孩,活似虐待白雪公主的後媽。

「我不是東東,我是左左」濕漉漉的眼神里展示著菊花的罪惡。

「哼」這邊的女孩更加硬氣了。

「行,老娘也不想知道,」菊花散發著凶意地說道,「但是,你們得告訴我,怎麼才能出去」

「出不去的,你別做夢了」那個女孩幸災樂禍地說道。

菊花右手一伸,一條又寬,又粗的花繩出現了。

「你們喜歡玩盪鞦韆嗎」菊花眨了眨眼。

話音一落,菊花手指一點,一顆青翠樹長在了雲朵上。

右右看著菊花朝自己逼近,不由地往後挪著,「你,你要幹嘛」

菊花滿懷笑意地說道,「阿姨帶你們玩遊戲哦很開心的遊戲哦」

乾淨利索地在原有基礎上,又添上了一道繩索。

充滿著姨母笑的菊花,把右右掛在了樹上,「來哦阿姨會讓你感受到飛一樣的感覺」

「放開,右右,」左左濕漉漉的,都快哭過去了一樣,「有什麼事情沖我來」

菊花看著左左,「放心,下一個就是你了」

看著菊花的眼神,左左先是一愣,又突然大哭了起來,「哇右右」

「哭什麼哭,」右右嫌棄地說道,「你個邪魔,你等著,我不會放過你的」

「我等著喲」菊花小手一推,那個右右盪了過去。

「你幹嘛」右右看著自己過去了,又回來了,又被推了,自己又過去了,遠了點,高了點。

菊花輕輕地推著,不說話,等她盪了回來,又推了一把,「重頭戲來咯來,俄羅斯大轉盤」

話音一落,手也跟著轉悠,再那麼一拳打去。

只見那右右以樹枝為圓心,繞出了個圓圓來,「快,停下我要吐了」

左左看著右右那轉悠悠的感覺,那幾乎看不見人影的圓圈,看著那嗖一聲過去的右右,「右右右右」

「輪到你了」菊花轉過身來,「來,阿姨也讓你感受一下俄羅斯的風情」

又是一顆樹,又是一根繩索,又是一個俄羅斯大轉盤。

菊花看著這兩個風火輪,不由地笑了。

「啊救命啊」

菊花咋舌,「不夠啊得加點料」

只見菊花又在兩棵樹中間,種出一顆碩大無比的菊花,那菊花伸出花鞭來,若是那個轉盤速度下來了,便是一鞭子抽了過去,加加速。

「好玩嘛孩子們」菊花舒舒服地躺了下來,看著,不由地開口問道。

「放我下來右右我怕」「邪魔你不得好死」

菊花用小指扣了扣耳屎,「看樣子,不夠啊」

一個響指打了起來,那菊花抽得更快了

這已經不是俄羅斯轉盤了,而是大陀螺了

「大風車轉呀轉悠悠,這裡的風景真好看」菊花不熟練地唱著詭異的兒歌,「還有一起快樂的小夥伴」

菊花眯著眼睛,看著那倆貨,聽著他們的咒罵聲,不由地笑道,「看樣子,小夥伴們,不快樂啊看樣子還得加速了」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設置

閱讀背景
字體大小
A-
16
A+
頁面寬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