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綜合其他 > 一袖菊花香 > 第三十五章,畫中器靈
第三十五章,畫中器靈
作者:勿縱|字數:2251|更新時間:2020-08-23 16:30

青樹斜著光,波潭隨風長。

倒影漣漣,印雲光,忽見雲上樹芒,卻巧似一抹綠長,落白糖。

細瞧那白糖,卻長了兩抹綠,一抹黃。

黃菊鞭子長又長,打得那綠樹的盤子轉又轉。

「我說」左左忍不住了,他嘴中呼著空氣地說道,「快,放我下來」

菊花聞言,笑得跟菊花似的。

一個響指,那樹上的藤蔓就松下,一個小光點,滑著風,沖入了雲團中,撞出了個洞洞來。

菊花不緊不慢地走著,走到那個洞口,用手攥著那左左的頭髮,拎了出來。

左左暈乎乎的,搖頭晃腦著,不知為何,總覺得好多星星在轉。

菊花咋舌,伸出右手點在了他的腦門。

一抹綠光閃爍在了他的頭頂。

頓時,他頭不暈了,氣不喘了,一口氣還能再來幾圈呢

「說吧,到底怎麼回事」菊花的眼睛就像老虎的眼睛,死死地盯著男孩。

「左左不可」

那個以字沒說出來,菊花又一個響指,那黃菊的鞭子抽得更狠了,跟打陀螺似的。

「不說,我可就讓你上樹了」菊花心不在焉地說道。

這般毫無在乎的語氣,頓時讓左左慌了,這讓他感覺眼前這個女人不是來問答案的,純粹就是來折磨他們的。

嚇得他,連忙伸出手,拽著菊花的衣服,「不行,我說。」

「坦白從寬,抗拒從嚴」菊花鬆了手,那左左一屁股坐在了雲團上,散出了些許的白糰子,也不知道是屁蹦出來的,還是左左壓出來的。

「其實,右右說得沒錯,這裡只能進不能出」左左戳著手指說道。

「恩」菊花審視地看著左左。

「這是真的,」左左心虛地說道,「右右被困在這裡很久了,都沒有辦法出去。」

「是你們沒本事出去吧」菊花懷疑地說道。

「不是的,」左左搖了搖頭,肯定地說道「這是這裡的規則。」

「你怎麼知道這是這裡的規則」菊花眯著眼睛,她覺得,很快就能發現一個重要的事情。

「因為,因為,」左左吞吞吐吐地說道,「我是這裡的器靈」

「器靈」菊花一愣,倒是沒想到這裡,「你是器靈那她是什麼」

「她也是器靈。」

「一個法器有兩個器靈」菊花冷笑,「我讀書少,你別騙我」

「我沒騙你」左左連手帶腦袋地搖晃著,「是我們這個法器比較特殊,所以才有兩個器靈」

「特殊」菊花環顧,又抬頭,看著那顛倒的天地,不由地點了點頭,「是有點特殊」

「你,你怎麼知道的我都還沒說哪裡特殊呢」左左驚呆了,震驚地說道。

「說實話,老娘活這麼久,第一次見到一幅畫,天地顛倒的,乾坤亂了道的,還能存器靈的,活久見」

菊花咋舌地想了想,這世間法器成器靈的,都得遵循一切有為道法。

而天地乾坤的道法就是天為乾位,地為坤位,即為天在上,地在下,這天地逆轉,便是逆了這道法,是成不了器靈的。

充其量也就是半個法器,而且還是有次數使用的法器。

「不是這個,」左左搖了搖頭,「也不對,是這個。不是這個是這個」

左左有些迷糊,總覺得她說的跟自己要說的的確有幾分關係。

「到底哪個」菊花用手指戳了戳左左的腦袋。

「就是,其實我們這個法器是分內外的,」左左說道,「我們現在處在的地方是內畫,而外頭則是外畫,出了外畫才是真實」

「畫外有畫內外雙畫」菊花驚呆了,這是一層宇術又加了一層宇術,這可不得了啊

「這其實是我的父親弄出來的。」左左解釋地說道。

菊花聞言,皺眉,這器靈還有父親莫非說的是煉器者

「你父親很厲害呢」菊花不由地讚嘆著,「這或許得當年的巫神帝江或是那女媧娘娘,才能製作出來」

左左眨了眨眼,「可我父親就是女媧娘娘啊」

菊花點了點頭,「哦,女媧娘娘是你父你父親」

話說一半,菊花猛然瞪大了雙眼,「你爹是女媧」

「對啊,當年我爹在幫我娘進階的時候,弄出了些許的邊角料,」左左解釋地說道,「就是用這些邊角料製造處我跟右右的」

「冒昧問一句,令堂是」菊花咽了咽口水。

「山河社稷圖」

與這句話同時響起來的,還有那個吊在樹上,轉悠的右右的大喊,「啊啊」

菊花聞聲,轉頭看去,那個還在轉悠大盤子,仿佛就是六道輪迴啊。

菊花連忙打了個響指,那棵樹的藤蔓也松下了。

右右被甩了出去,但是這次有菊花。

菊花見那藤蔓解開,立馬沖了過去,「寶貝兒,我來接你」

跑得太急,太慌張,完全沒想過自己會法術的菊花撲騰摔了出去,滑著雲團,弄出個軌道,直朝那右右。

一個屁股坐在了背上。

「好暈啊」右右搖頭晃腦地,坐了起來,「這是哪裡啊怎麼有這麼多星星啊」

左左聞聲,趕忙飛了過來,「右右你沒事吧」

抱起了右右,見右右還有些暈乎乎的,左左不由地擔心著。

「放心,大小姐就交給我」菊花說著話,從左左手裡接過了右右,一根手指落在眉心,一抹綠光乍現頭頂。

右右眨了眨眼,一張巨大而諂媚的臉出現在眼前,嚇得右右連忙掙脫,跑了掉。

「你,你幹嘛」右右躲在雲團後,露出半個身子,「我,我告訴你,你出不去的」

菊花聞言,連忙拍了手,甚是嬌柔做作。

「大小姐,放心,我已經從大少爺那裡知道了」菊花笑眯眯地說道。

「誰是你家小姐」右右退縮著說道。

「小姐要是不喜歡這個稱呼,我也可以喊你小祖宗啊」菊花順著坡說道。

這話不僅噁心到右右了,就連左左都有些哽咽起來,要哭了。

見這兩個器靈如此抵抗,沒辦法了,菊花只好一個深呼吸,學著二次元里,赫赫有名的土下座,跪了下來。

「兩位小祖宗,饒命啊」菊花欲哭無淚啊,要是早知道這兩貨背景這麼厲害,她也不會玩什麼轉盤。

擱以前,她也好歹是道上的,現在,不行了,得慫啊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設置

閱讀背景
字體大小
A-
16
A+
頁面寬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