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綜合其他 > 老做奇怪的夢該如何是好 > 第82章 岳父的到來
第82章 岳父的到來
作者:劉家長子.CS|字數:2553|更新時間:2020-08-24 15:08

「也是多虧了你上次說的話,我和雨晴的關係徹底緩和,從她的口中我得知了不少未來發生的事情。」

將腿收了回來,沈雨沭赤腳走向劉安生。

「並不難解決,只是稍微下了些功夫,就把她找出來了。」

來到劉安生的面前,沈雨沭用手指輕輕點了點自己的腦袋。

接著說道。

「還有,你女朋友一直都在這裡,只不過和上一次你進入我身體時差不多,一直處於意識空間內……從剛剛開始她就一直叫個不停,有點吵。」

「你要在她身體裡待多久?」

「隨時都可以離開。」

說著,沈雨沭打了個響指。

伴隨著響指的響起,兩人的面前出現了一塊漂浮在半空中的虛擬屏幕。

上面顯露出的字,也清晰的映入劉安生的眼中。

沈雨沭顯然也能夠看得到這塊屏幕,示意劉安生看向那兩個選項,解釋道。

「只要點擊結束我就會回去了,從剛剛的使用說明來看……大概是這麼操作的。」

「你……沒有經過許書瑤的同意就進入她的身體?」

「舅舅你當初不也是沒有通知我嗎?」

「性質不一樣,我當時沒得選擇。」

「可是……你確定要讓我現在就離開嗎?腿部的修復似乎還沒有徹底完善哦。」

「……」

在聽到對方所給出的解釋之後,劉安生並沒有立馬回復。

他大概已經搞清楚了這個超頻置入究竟是什麼意思了。

簡單來說,應該和上一次自己進入沈雨沭身體時的情況相同,只是他有一點不太明白。

為什麼……沈雨沭使用許書瑤的身體,那雙腿便開始治癒。

按照系統所給出的解釋,不應該是吸取她人的壽命才對嘛?

為什麼……

看著眼前的沈雨沭,劉安生思考了一段時間後,開口問出了這樣的一個問題。

「大概還需要多久。」

「半個小時左右吧,其實在沒進入這個身體之前,你們兩個要幹的事情我都事先看到了。」

「看到什麼?」

「當然是男女之間的事情,沒想到舅舅的女朋友在這方面格外的大膽呢。」

「……」

眉頭皺了一下,很快又舒展開來。

被被人當面提起這種私事,縱然是劉安生也覺得有些尷尬。

見劉安生沒有回覆,沈雨沭剛剛被對方威脅後變得有些糟糕的心情在這一刻好了不少。

轉身走到了床邊,坐了上去。

一把扯過一旁的枕頭,抱在懷中,隨即身體則是向後倒了下去。

語調故意升高了不少。

「怎麼辦啊,上面說修復腿的過程中還需要適當的按摩,可是我對這些不怎麼明白……萬一到時候失敗了……」

很明顯,這句話是說給劉安生聽得。

他當然也聽出了這話的意思。

思考片刻,劉安生沉著臉走向前一把拽起了對方的腿。

自從他從徐燕的手中學到這套按摩手法之後,一直以來都是他來幫許書瑤按腿。

手指摸索到腳掌的位置,劉安生像往常那般,剛剛用出一些力氣。

可誰曾想一旁的沈雨沭立馬叫出聲來。

這套按摩手法主要目的是為了刺激穴位,最終起到喚醒腿部神經的作用。

以前許書瑤感受不到腿部的存在,因此劉安生不論多麼用力她都不會覺得吃痛。

但……此刻沈雨沭占據著許書瑤的身體。

身體反饋回來的感覺,她則是能夠清清楚楚的體驗到。

剛剛戲謔一般的神情,也在這一刻無法維持。

想要抽回腳掌,可……她的力氣顯然無法與劉安生對抗。

「疼!」

「忍著點,不是你自己說的要適當按摩嗎,不然修復失敗了怎麼辦。」

「我……我騙你的……」

沈雨沭的後悔顯然有些遲了。

從對方占據許書瑤身體的那一刻,便一直在刻意的戲弄他。

這已經使得劉安生有些小生氣了。

為此,他的手勁明顯比平時大了不少。

為了防止沈雨沭掙脫,他還特意用胳膊夾住了她的腿。

用手指關節,朝著腳底板猛攻。

伴隨著他的每一次按捏,控制著許書瑤身體的沈雨沭都會發出一聲叫喊。

一聲……接著一聲。

小區樓下。

徐燕跟在一個中年男子的身旁,她的手中提著一些打包回來的行李。

和男人同行的她,臉上帶著凝重神色。

男人,正是許書瑤的生父。

許遷仁。

徐燕在出門時告知劉安生與許書瑤,表面上是去超市買生活必需品。

實際上,則是去車站接自己丈夫回家。

因為某方面的原因,他和別人合資購買的半掛已經賣了,拿到手的錢在將欠下的欠債還過之後,已經所剩無幾。

這便是最近一段時間,徐燕總是滿臉愁容的原因。

家中的女兒所需要的治療費用是十分高昂的,就算各方面的保險抹去了一部分的費用,但剩下的費用也不是她們如今這個家庭所能夠承擔起的。

望著丈夫從車站回來後,就一直沒有舒展開的眉頭。

徐燕的內心之中閃過一絲心疼的意味。

這四年來,丈夫所遭受的苦難……她都沒有辦法與對方共同承擔。

如今的家庭。

她負責在家照看女兒,而丈夫則是要一把年紀……還外出掙錢。

兩人的腳步快速前行。

「你說那個臭小……那個劉安生在家照顧女兒是吧?」

「嗯,挺好的一個小伙子,做事細心對書瑤也很體貼。」

「但願吧。」

只是淡淡的回應一句,許遷仁的腳步更加迅速。

身為父親,當聽到女兒和一個自己沒見過的年輕男人待在一起時,不緊張是不可能的。

出社會的這些年,他見過不少文質彬彬但私底下行為舉止十分放蕩的男性。

身為男人,他要比自己的妻子更加了解男人這種生物。

他無論如何也無法相信,在妻子口中如此優秀的年輕人……會喜歡上自家的女兒。

而且……以前也從未在女兒的口中聽到過關於對方的事跡。

就像是憑空出現一般,出現在了女兒的面前。

那個叫做劉安生的臭小子……

希望……是自己想多了。

許遷仁自我安慰著。

當到達自己樓棟下後,顧不得已經落後有一段距離的妻子,提著裝有行李的蛇皮袋,大步的朝著樓上跑去。

他也有著家中的鑰匙。

當將防盜門打開的那一刻,屋內女兒的慘叫聲便傳出了許遷仁的耳中。

只是瞬間,他的臉色就徹底黑了起來。

一把丟到手中的行李,連鞋子都沒來得及脫,便大步的朝著女兒所在的房間跑去。

推開房門,直接沖了進去。

而屋內的劉安生也在聽到門口傳來的動靜後回過頭。

還沒等他反應過來,便感覺一雙粗壯的雙手揪住了自己的衣領。

然後……硬生生的將自己揪了起來。

「你這個畜生,在對我女兒做什麼!」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設置

閱讀背景
字體大小
A-
16
A+
頁面寬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