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綜合其他 > 富貴驕女 > 66、黃山論劍(第1更)
66、黃山論劍(第1更)
作者:陶蘇|字數:2160|更新時間:2020-08-25 10:09

蒙慶雲問白榮誠:「大舅舅,請問,咱們歙縣,或者說徽州一地,在朝中官位最高的人是誰?」

白榮誠略一思索:「自然是李中丞。」

李中丞即斗山街李家的家主李牧,李小七的父親,官拜御史中丞,乃御史台最高長官。本朝御史中丞乃從三品大員,許多仕途中人,終其一身,大概也就只能到這個地步了。從當日李夫人的排場,蒙慶雲就推測,李牧估計是本地出身的官員中官職最高者。白榮誠的回答也應證了她的猜測。

蒙慶雲道:「既然李中丞就是咱們歙縣人,白家若想在朝中找人作保,李中丞自然是最佳人選。」

白榮誠道:「但咱們與李家,並無往來。」

蒙慶雲笑起來:「從前沒有,現在開始也來得及。恰好,眼下就有一個機會。」她扭頭對白秀清道,「快說說吧。」

白秀清一臉呆萌:「說什麼?」

蒙慶雲促狹地挑眉:「說你心心念念的李小七呀。」

白秀清吃了一驚,滿臉通紅。她雖然一貫直爽,但在這麼多人面前被戳破少女心事,還是難免要羞惱的,還瞪了蒙慶雲一眼。

蒙慶雲道:「別想歪,說李小七登黃山的事呢。」

白馥儉最跳脫,問道:「李小七要登黃山?」

白秀清到底也是聰明姑娘,也意識到蒙慶雲不是故意調侃她,便說道:「是了,這事還得從李起。想必大家都知道,李家七郎師從翰林院章則,章待詔最擅院體畫,給李小七布置了作業,要他畫一幅長卷,作為明年官家六十大壽慶賀之禮。李小七近日定了要以黃山行旅為題,畫黃山自然要先登黃山。我也是今天才知道這件事的,城內好多人家,都知道這個消息,要跟著湊熱鬧,大家都約好了,那天跟著李小七一起上黃山呢。」

白榮信哈哈大笑起來:「歙縣城中誰不知李小七貌美,堪稱當世衛玠,一舉一動都能引發萬眾關注。尤其閨中女郎,誰不曾在夢中呼喚七郎之名。他既然要登黃山,自然要引發眾人效仿跟隨,不奇怪,不奇怪。」

在座眾人便都笑起來,氣氛一時很是歡快輕鬆。

等大家笑聲略收,蒙慶雲便說道:「李小七這幅長卷是要送去汴京,作為官家六十大壽賀禮的,如果我們邀請他,將這幅長卷的主題就定為本次即將舉辦的文壇活動,到時候這幅畫得到官家御覽,對於入畫者來說,應該可算得大大的榮耀。這樣一個噱頭,對於任何一位有志於仕途的人來說,應該都有足夠的吸引力了吧?」

白馥儉拍手大笑起來:「豈止是吸引力,只怕要趨之若鶩了。況且有李小七在,必然有許多年輕女郎捧場,那些文人雅士自詡風流,豈肯錯過這樣一個佳人面前大出風頭的場合!妙!絕妙!」

白榮誠和白榮信也點頭贊同。

「這樣說來,我們得先拜託李家七郎。」白榮誠看著白馥禮和白馥儉,「你們兩個,與他可有交情?」

白馥禮慚愧地搖頭。

白馥儉則撓撓頭,笑嘻嘻道:「我都是跟著伯父、父親們在外頭跑的,哪裡有機會跟這樣的風雲人物交往呢。」

白榮誠很自然地露出嫌棄的眼神。

白秀清難得有勝過白馥儉的時候,此時故意嘻嘻一笑,說道:「別人不知道,若是元娘開口,那李小七必定會答應。」

「哦?」

大家都疑惑地看著蒙慶雲。

蒙慶雲道:「李小七欠我一個人情。」

白秀清趕快補充:「這人情可不小,值兩千兩銀子呢!」她將當日蒙慶雲在漁梁碼頭將價值五千銀子的圍棋白送的事情說了一遍。

在座的掌柜們都笑起來:「早前就聽說,白家外孫女在淳安一擲千金,氣魄令人驚嘆,原來應在今日。」

白榮誠也欣慰道:「既然李七郎那邊有了把握,那剩下的問題就只有兩個了,第一,咱們辦一個什麼樣的文壇活動?第二,請哪位有分量的貴人,來發起這個活動?」

白榮信想了想,道:「既然是文壇,自然要請一位在士林之中有名望的人,咱們徽州一地,最具名聲的當屬清風的山長吳之善先生。大郎,不就在清風讀書麼?」

白馥禮摸摸自己的臉,憨笑道:「我能進清風,也是家裡花了大力氣了,只是慚愧,連考兩次都名落孫山,未能給爭光。不過吳先生素來願意提攜後進,對文壇中的事情也一貫熱情,我們若有一個好的明目,誠心誠意去請,他必定能夠答應。」

每一個問題都一一得到了解決之道,大家都逐漸有了信心。

「那麼只剩最後一個問題,這場活動,到底以何為名?」

大家都各自思索。

白馥儉最是思維靈活,早就有了想法,說道:「我聽大哥平日所說,如今文壇士林之中最愛議論的,不就是官家選擇哪位宗室子弟過繼為嗣子,不如就以此為題,請那些文人雅士大發議論,必定熱鬧非凡!」

大家都紛紛表示:「好主意!」

蒙慶雲驚呆了,瞠目結舌道:「這種事情,也可以公開說的嗎?」

大家笑了起來,白榮信道:「自然不能說的這麼直白,雖說這件事在朝在野都已經討論了數年,市井百姓隨口說說倒不算什麼,但士林之中反倒要謹慎些,尤其在仕的官員,要避免站隊之嫌,所以這個議題雖可行,但不好直愣愣這麼說。」

白榮誠點點頭道:「不如把這個問題交給吳之善吳先生去裁定吧,他必然能把握好分寸。大郎,這件事交給你辦。」

白馥禮忙應道:「是。」

即便如此,也足以讓蒙慶雲對本朝的言論開放程度表示驚訝且欽佩。不過看大家都沒什麼意見,她自然也就不反對。

只是突然有了一個惡趣味,笑道:「群賢畢至,少長咸集,匯聚黃山,共舉文壇盛會,想來必定會成為一段佳話。既是盛事,就該有個響亮的名號。我替這場文會,想了一個名號,就叫——黃山論劍,如何?」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設置

閱讀背景
字體大小
A-
16
A+
頁面寬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