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綜合其他 > 時空隧道之雲中誰寄錦書來 > 為什麼不立太子
為什麼不立太子
作者:喬挽寧|字數:2160|更新時間:2020-08-25 10:18

「侄兒愚鈍了,還請皇叔喜怒。」看著眼前垂頭喪氣卻不敢出聲的紀良辰,終於恢復了平靜,大家也是鬆了一口氣。

「良辰要知道我培養你這麼久,並不是讓你意氣用事的。你已經是一個20多歲的人了,應該有自己的獨立的思維和想法,你即然能夠做到了親王這個位置,定然身後是有人支持的,但是你沒有做到太子這個位置肯定也是有原因的。」

紀良辰一臉懵逼的看著王爺。他能做到今天這一步,大部分是因為有了王爺的支持,他沒有那麼多的謀略,但是他卻有一顆野心。

「皇叔的意思是?」

「你覺得你為什麼沒有成為這個太子?現在雖然你手握兵權我手握兵權,但是朝官。也是一定起到一定決定性的作用的,丞相和侍郎不用說那是你的親戚,但是另外一部分人並沒有完全臣服於你,只有朝中所有的人都是你的人,皇上立不立你為太子便沒有區別。你不能讓朝中人成為你的人,就算你立為了太子將來也會有人取而代之。」

紀良辰聽了王爺的話也是略有所思,果然王爺的話是能才能真正直擊他的內心。

「你沒事的時候不要總耍一些小孩子脾氣,多和你的福晉聊聊天,你會發現她腦子裡面的智慧並不比你少。」王爺,看了一眼傅梔香轉身告訴紀良辰。紀良辰也才這正式的看了看眼前這個女子。說實話,他對這個女人就是喜歡不起來,但是既然皇叔說她有用,那她便一定是有用的。

聽了王爺的話,傅梔香也是臉一紅,這麼多年以來王爺很少誇人,尤其是女人,除了我以外,這傅梔香怕是第一個。

我銀的畫風又馬上一轉。

「這你倒是要去問問你的叔父還是伯父來著,她家是究竟多缺錢,居然要偷國庫裡面的官銀,這是讓我遇見了這要是別人知道了,恐怕你們全家的腦袋都不保了,提著腦袋花的錢有那麼好花嗎?還是朝廷給他俸祿不夠多?要知道他是所作所為,可是能夠影響你們。日後能否成功繼位的!我可不是嚇唬你。」

傅梔香聽了這句話,也是覺得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這花朝廷官銀的事讓王爺提到面子上來說。也是覺得自己很丟顏面的,但是這個事情確實是一個問題,只能勸丞相大人到此為止,不然日後被人揭發檢舉他的命可是要玩完了。

「王爺,請放心,我改日一定會去伯父府上做客,讓他潔身自好,一定讓他不會再有下次了。」

「還有告訴丞相和侍郎大人不要整天吊兒郎當,覺得沒有什麼事情可做。自己什麼身份,自己清楚,他們自己站在哪一派便是哪一派的人!我們現在是一條繩上的螞蚱,他在那隔岸觀火,若是哪天讓別人奪去了王位,他也是第一個要拔的眼中釘肉中刺。」

也是此事,若是當時丞相和侍郎大人能夠推波助瀾說上幾句好話,當朝的滿朝文武也不可能沒有一個人不贊同給他給紀良辰立太子,怎麼可能說一個姓王就一個親王了呢,自己作為紀良辰的老師,不好說什麼那他們那幾個旁人又是幹什麼吃的?

「要知道想要站著空口吃白飯,可不是那麼好吃的。」這王爺要麼沉默寡言,這說句話來句句毒舌,傅梔香的臉被憋的通紅,我趕緊走上前去,偷偷拽了拽王爺的衣角,不要再讓他說這種傷人面子的話。

我本以為王爺喝口茶並不再說一下,結果他又把畫風轉向了,在一旁偷樂的儀妃。儀妃也是不知道馬上就會有一場審判掉到她的頭上。

「本來你身為我的皇嫂,我不便說什麼,但是看到你我真的是氣不打一處來,你整天無所事事惹事生非,經常出去造謠生事,說皇上。一直對上官柔念念不忘,才對扶鳳如此上心,怎樣怎樣?長舌婦也不過你這般,你怎麼做上皇妃這個位置的呢?要知道不管扶鳳是如何得到皇上寵愛的。都與你無關,你若是覺得此事跟上官柔有關,那便自己好好反思,皇上為何不對你那般寵愛?你若是不能給良辰做一個好的靠山,那麼也別在背後拆良辰的台,人都說有其母必有其子,我看這句話可是大錯特錯了。」

聽完這句話,儀妃也是羞愧難當,不知道。該如何是好,臉被憋的通紅。我也是滿臉。尷尬這一下子得罪了人家一家。王爺你到底是想怎樣啊?

「皇叔,教育的是,侄兒自然是明白,皇叔是為了侄兒好,但是。侄兒這還是有一事不明。若是真的如母妃所言。皇上是念在上官柔的舊情才想立扶鳳的也是早晚的事那為何遲遲不立?」王爺,本來還想喝茶,但是聽了紀良辰的這句話,氣得把茶杯咵的拍在了桌子上,直接把茶杯都被震碎了,我都倒吸了一口冷氣,我還沒見過王爺生氣成這樣過。

「婦人之見。晚晚我真的是對她們母子無話可說,你來給他解釋吧!」說完王燁

夜打開一把伏扇。倚在椅子上不再說話,也不再看他們兩個人,只是一隻手扇著扇子,一隻手捏著眉頭。

「良辰,我問你,你今年多大?」

「二十一」

「扶鳳多大?」

「一歲」

「良辰,你手裡有多少兵權?」

「十萬精兵。」

「這兵全是你。父王給你的還是你自己爭取?」

「自己爭取的。」

「那扶鳳手裡有多少兵權?」

「無。」

「你覺得你父王是否有意你為太子?」

「無意。」

「理由呢?」

「侄兒愚鈍,不知。」紀良辰皺著眉頭,眼睛裡全都是疑惑和不甘,自己怎麼就不如一個乳臭未乾的孩子。

「曾經皇上在長琴與你之間選擇長琴,是因為長琴是長子,而你並不是!而後長琴死了,並沒有立你為太子,你真當皇上是傻子嗎?長琴之死,怎麼可能和你沒有關係?」

「你。你是怎麼知道?」聽了這句話,站在身後的傅梔香也是一驚。眯著眼睛看著眼前驚慌失措的紀良辰。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設置

閱讀背景
字體大小
A-
16
A+
頁面寬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