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都市言情 > 鑒寶無雙 > 第94章 漢玉辟邪三件套
第94章 漢玉辟邪三件套
作者:青木赤火|字數:2176|更新時間:2020-08-25 10:02

「回頭具體再說。」吳奪點點頭,「要是沒事兒我就跟你一起去。不過,你缺的這件,要是剛卯,可得慎重點兒,贗品太多了。」

「就是剛卯啊!」羅宇澤也是微微皺眉,「沒辦法,這玩意兒最難找,能碰上就不容易。所以才找你幫忙掌掌眼啊!」

「漢玉辟邪三件套,想湊一套大小差不多、玉色玉質也差不多的,確實是很難啊。」胡允德笑了笑,「不過,要是湊成了,那價值怕是要翻個跟頭,小羅你可是真會做生意!」

所謂的漢玉辟邪三件套,並不是說在漢代人們就是三件成套一起佩戴的。

而是這三種形制的玉器,都是在漢代流行的,也都是作為辟邪玉佩飾。

如果能湊齊整體比較一致的三件,將漢代的三種主流辟邪玉佩飾集中歸納,也可以說算是「一套」。

三件一套的價值嘛,自然要比簡單求和大為提升。

古玩的價值,若能論上「套」,向來都是一加一大於二,且多見翻倍。比如一個瓶子值一萬,成對的瓶子往往就能值四萬。

實際上,在現代玉器工藝品之中,已經有人這麼幹了,統一做出仿古的辟邪玉器三件套,整套出售。

漢玉辟邪三件套,除了羅宇澤從陳永鈞手上買下的司南佩,還有他們剛才說的剛卯,還有玉翁仲。

漢玉,是華夏玉器史上的高峰之一;辟邪三件套里的三種形制,也都是漢玉的經典代表之一。

其中的剛卯,佩戴最為廣泛,相當於最基本的護身符,不過並不是人人都能佩得起玉剛卯的,普通百姓用桃木做剛卯居多。

玉剛卯就是典型的長方體小玉塊了,一般高度也就是兩厘米多,邊長一厘米左右;上下打天地孔,用以穿繩。

剛卯之所以叫剛卯,是因為上面刻著「剛卯」。(另還有「嚴卯」,不作贅述了。)

長方體玉剛卯有六面,豎著的四面刻字,一般情況下,內容是固定的

「正月剛卯既央,靈殳四方,赤青白黃,四色是當,帝令祝融,以教夔龍,庶疫剛癉,莫我敢當。」

這意思,不需要細究,大致就是我上面有神靈罩著,百邪不至百病不侵。

漢玉辟邪三件套中,只有剛卯上有刻字,所以如果是同樣的玉質和品相,剛卯肯定是最貴的。實際上,漢代玉剛卯的真品,如今市面上很是少見。

玉剛卯上不僅有刻字,而且刻得多;不僅刻得多,而且用的是殳書,呈現出所謂「跳刀遊絲」的效果。

其實漢代的時候用殳書在玉剛卯上刻字,不是為了美感,而是為了趕時間。

殳書,相當於速記書體,最早出現在青銅兵器上。

而剛卯既然是「護身符」,那麼刻字就有要求,新年正月的卯日卯時動刀,卯時未過就得完成。

一個時辰是倆小時,要在這么小的玉器上刻那麼多字,又沒有電動設備,實在是難死刻字的師傅了。

所以就有了這凌亂缺筆的「跳刀遊絲」。

卻因別具美感而頗受追捧。

藝術就是這麼讓人琢磨不透。

「剛卯的大小和這司南佩應該是差不多的,你那玉翁仲有多大?也是白玉的麼?」吳奪問向羅宇澤。

羅宇澤點頭,「大小也算統一了,玉翁仲稍微長點兒,有三厘米多,不過直徑小;玉質嘛,也是和田玉的,不如陳叔這件司南佩白,但也算得上是白玉,脫青了。」

和司南佩、剛卯不同的是,玉翁仲是個人物形象。

現在很多古代陵墓前,都能看到高大的石翁仲。

翁仲全名阮翁仲,據說身高一丈三尺,勇猛無比,是跟著秦始皇混的;曾經帶兵守臨洮,嚇得匈奴嗷嗷叫。

翁仲死後,秦始皇為他鑄造銅像,立在宮門外。

後來就有了做翁仲像的習慣。

這種人,顯然具備辟邪驅災的神奇功效,於是漢代便開始做小小的玉翁仲,以為佩飾。

漢代玉翁仲造型,工藝也有「漢八刀」的特色。「漢八刀」不是只刻八刀,是一種工藝手法。漢代玉翁仲是直立狀,造型簡練優美,面部更是往往只用三道短陰線,以此刻出兩個眼睛一個嘴巴即成。

這種造型,直到今天,依然很受歡迎,玉器市場不難買到仿漢代玉翁仲造型的工藝品。

「我手上的玉翁仲算是撿了個漏兒,差點兒就出了!結果後頭又聯繫上了一個有剛卯的賣家,今天陳叔還拿來一件白玉司南佩,這不是逼我湊成漢玉辟邪三件套麼!」羅宇澤咧了咧嘴,露出一口白牙。

「你小子運氣好,這司南佩我也是剛得來的。這次來主要是配合寧先生,大件的東西我也不想帶。」陳永鈞接口,「我看,今天有可能不會有人再『登台獻藝』了,就等寧先生收尾了!」

話音剛落,羅宇澤就一指圓桌方向,「陳叔,話說早了,你看,有人要拿大傢伙上去!」

吳奪定睛一看,居然是靜遠畫軒的老闆盧遠方將一件東西擺在了圓桌上。

沒想到,他這次來,帶的不是書畫,而是一件瓷器。

其實這件瓷器也不算大,高度有個一尺左右。不過要是和羅宇澤剛收的指肚大小的司南佩比起來,那確實是大傢伙。

這是一件蒜頭瓶。蒜頭瓶的造型,最顯眼的特徵就是口部,像個蒜頭。其他的部位倒沒什麼,一般都是細頸圓腹圈足。

這件蒜頭瓶的釉,是典型的鈞窯釉,以天藍和月白為主,兼帶幾處紫紅色的斑塊,

「我去,這蒜頭瓶造型很少見啊,還盤著一條蜥蜴麼這是?」羅宇澤不由低呼。

主不太真切,蒜頭瓶的頸部之下、瓶腹上部,的確凸起塑出一個類似蜥蜴的造型。而且「蜥蜴」的釉色是紫紅的,顯得更為突出。

這件蒜頭瓶被從盒子裡拿出擺到圓桌上之後,瞬時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不待盧遠方開口,現場便安靜下來。

盧遠方便就笑了笑,「瓷器上我是外行,偶得之物,希望各位高手能指點一二。那就不多說了,各位先看吧!」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設置

閱讀背景
字體大小
A-
16
A+
頁面寬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