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都市言情 > 鑒寶無雙 > 第95章 刻字之謎
第95章 刻字之謎
作者:青木赤火|字數:2225|更新時間:2020-08-25 10:06

這件蒜頭瓶其實是鈞窯常見的形制,羅宇澤說「少見」,只是因為多了一條盤繞蒜頭瓶肩部的「蜥蜴」。

等吳奪上前看清之後——當然不是蜥蜴,而是蟠螭。

蟠螭是龍屬,無角,蛇狀,總體還真是挺像蜥蜴,特別這是瓷塑,相對不那麼具體。不過區別也不難找,細看腦袋就行。

釉質渾厚,光澤老氣,確然是鈞窯無疑,而且肯定不是現代高仿。

鈞窯最大的特點就在釉上。

它是乳濁釉,不像其他的透明釉,往往比較厚。因為它的胎不大行,需要釉來找補。

因為釉厚,所以不太容易形成開片,釉面會出現所謂的「蚯蚓走泥紋」,就是比較粗的、不直溜的、像蚯蚓在泥里爬過的痕跡。不像開片那麼細巧。

蚯蚓走泥紋只在宋鈞上有,金元的鈞窯上基本見不到。

這個特徵,在民國的時候,那絕對是鑑定上的金科玉律。因為民國之前,任何的仿品都仿不出宋鈞的蚯蚓走泥紋。

不過現在不行了,一樣給你搞出來。

鈞窯的釉還有一個特點,那就是窯變色。

入窯一色,出窯萬彩。說「萬彩」是誇張了,但幾個顏色還是有的。

比如這件鈞窯蒜頭瓶上,就有天藍、月白、紫紅三色。

不過,盧遠方擺出來的這件鈞窯蒜頭瓶,老是老,可具體老到什麼程度,還需要進一步鑑定。

遠的不說,近的不談,光是宋金元三朝,鈞窯窯系就是一直延續生產的。

而且宋鈞窯之中,還有官窯鈞窯和民窯鈞窯之分。

北宋的汝窯只存在了十幾年,具體停燒原因眾說紛紜,但總之是沒了;那麼,在北宋時期,接替汝窯的主力,就是鈞窯。

等到北宋滅亡,北方地區被金朝控制之後,官窯鈞窯就沒了。南宋的官窯,它就叫官窯,「汝官哥鈞定」裡頭的那個官窯。

吳奪這次沒有著急「上手」,他自我考驗了一番眼力。

首先,這件蒜頭瓶肯定不是宋鈞,因為他的知識儲備里有:宋鈞之紫,瀰漫全身。而這這一件釉色上的紫紅,是呈現斑塊狀的。而且,也沒有看到蚯蚓走泥紋。

這時候,陳永鈞又施展了他慣常的「彈指神通」,聽了聽聲音。

因為大家都在交流,所以陳永鈞也沒有遮掩,聽後開口道,「聲音不沙啞,釉面沒什麼棕眼,光澤也不錯,肯定不是元鈞。」

在一旁的胡允德點點頭,「也不是明代仿鈞,特徵明顯不符合······」

吳奪就在一邊聽著,又跟著學到了。

如此綜合來看,這一件蟠螭蒜頭瓶,應該就是金代的鈞窯。北方是金朝,南方是南宋;北宋之後,金朝延續了鈞窯的燒制,而且水平並沒有明顯降低。

同時,金代鈞窯的釉相對偏薄,所以就比宋鈞要亮,玻璃光澤強,也不會出現蚯蚓走泥紋。

吳奪剛在心裡給定了性,就聽到劉館長開口了,「看這鼻涕釉,那就是金代的嘛!」

鼻涕釉,確實是鑑定金代鈞窯的一個典型特徵,因為整體釉薄,所以更容易垂釉,垂下來的釉在胎釉交接處還是很厚的,而且不整齊,像流下的鼻涕一樣。

吳奪心說,得,這東西算是跟著上了一堂鑑定課。

金代鈞窯幾乎就要被所有人定論了,盧遠方自己此時卻又拿起了蒜頭瓶,將足底朝上,穩穩把住,「各位,問題是,一件金代鈞窯上,怎麼底部還刻了一個「九」字?」

的確,這件蒜頭瓶的底部,是有刻字的,很容易認出是一個「九」。

要說北宋官鈞,底部刻字很正常,很多北宋官鈞瓷器上都出現過,而且不光是九,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都有。

這也是一個重要鑑定特徵。

至於原因,說法很多,爭議很多,卻一直沒有一個定論。

有人說,從一到十,代表了同一類器型中的大小尺寸,刻一的最大,刻十的最小,結果後來發現後頭的數字有比前頭的數字大的。

也有人說,一三五七九的單數代表了紅色係為主,二四六八十的雙數代表了藍色係為主(月白就是淡藍,也屬於)。但是這個說法後來也被駁斥了。

這其實也體現了古玩的魅力,不愛鑽研考證的人,玩不了古。探求,也玩古的樂趣之一。

雖然具體沒有定論,但可以肯定,這是北宋官鈞的一種特殊標記,起碼能證明是專供的官窯製品。

官窯瓷器的正式年號落款,自明代永樂始。但是在之前,不少瓷器一樣是有款的,而且不少還是「類官窯」。

比如唐代邢窯底部刻「盈」字款,代表了「大盈庫」,皇家貢品存放之地;還比如宋代定窯的「官」字款,元代卵白釉瓷器的「樞府」款。

這北宋官鈞的「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也是一種形式。

「據我所知,金代鈞窯底部,確實沒有刻數字款的實物出現過。」章成錦在盧遠方說完之後接了口,「但是,這件蟠螭蒜頭瓶,除了刻字,各個特徵卻都符合金代鈞窯。」

章老說完之後,還有人跟盧遠方開了句玩笑,「盧老闆,是不是看到這個『九』字,還動過官鈞的念頭?」

元代鈞窯瓷器,價值上那是沒法兒和宋代官鈞相比的。所謂「汝官哥鈞定」,只有宋代的才最為珍貴,後來朝代的窯口繼續生產的,不在狹義的五大名窯之列。

盧遠方自嘲:「嗯,誰還沒點兒痴心妄想不是?」

不少人一哄而笑。

寧元祺在微笑之後接口,「清晚期鈞窯大熱,也出過不少高仿。但當時還仿不出宋鈞的蚯蚓走泥紋。這一件,有沒有可能是當時有人想仿宋鈞,結果沒控制好,仿成了金代鈞窯的效果?但入窯之前,就已經刻字了,所以出現了這麼一件兩不像。」

的確,清晚期乃至延續到民國,出現了一種對鈞窯大力推崇的熱烈狀態。

所謂「家財萬貫不如鈞瓷一片」,就是那時候才流行的說法;在此之前,就只有說「家財萬貫不如汝瓷一片」的。

寧元祺說完,吳奪略略沉吟,在盧遠方將蒜頭瓶重新放上圓桌之後,第一個拿了起來。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設置

閱讀背景
字體大小
A-
16
A+
頁面寬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