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綜合其他 > 化為清風入我懷 > 第143章 她的眼睛,可能會瞎
第143章 她的眼睛,可能會瞎
作者:木小因子.|字數:2709|更新時間:2020-08-25 09:57

「又不是只有他一個人會撩衣服。」

所有人「!!!!」

一頭長而飄逸的捲髮散落在肩上,金黃的發色襯得任然皮膚很白,精緻的臉上鋪著一層淡淡的妝容,那水水的紅唇性感而嫵媚,低胸的吊帶更是將她那小蠻腰修飾得完美。

身後男粉絲「!!!!!!」周圍人紛紛拿出手機拍照,男人們擠得頭破血流就為了看女神一眼,有些自控力較差的甚至都流了鼻血還不自知。女孩們也是被任然完美的皮膚驚得說不出話來,她的皮膚簡直白到發光。

喬語安簡直沒眼看了,倒是甜酥被任然迷得已經神魂顛倒了。

顧爍言根本沒料到任然會來這麼一招,就連他都看呆在原地,臉紅得趕忙捂住眼轉過身去,結果一扭頭就猛地對上了男人邪惡的目光。

顧爍言「······」完了完了!

男人的手緊縮了一下,眼底看不出憤怒,他不得不承認,就在任然脫下外套的那一瞬間,他慌了······

他忍著將那群男人眼睛都挖出來的衝動低聲道「亦宸,外套。」

亦宸愣了一下,隨後趕緊將西服外套遞給他,一刻也不敢怠慢。

林宗越接過外套後隨即披在了任然身上,還沒等任然反應過來,整個人已經被他扛了起來。

任然;「???」

林宗越「亦宸,視頻和照片都解決掉,要是傳出去一張,我拿你是問!」

默默承受了一切的亦宸站在身後瑟瑟發抖。

林宗越扛起任然就向休息室走去,還有一些想跟上去拍照的都被保鏢給攔下了。

boss醋罈子打翻了,他們可不敢再犯錯了。

林宗越強忍著怒火,一路不語,倒是任然各種死纏爛打「林宗越你放我下來!!!」

休息室。

任然感覺身體一輕,隨後整個人被扔在了沙發上,還沒等她反應過來,林宗越的身體直接壓了上來吻上了她的唇,任然「嗯···」了一聲,林宗越緊緊攥住她的雙手不讓她亂動,任然很怕這樣的他,他的吻沒有一絲愛惜和憐憫,只是很用力地在發泄,整個人陌生得可怕。

「林宗越你放開我···」任然喘息道。

「不放。」他冰冷又低沉地聲音回應著,剛要吻下來,就見女孩眼角泛著些許紅光「林宗越···不要···求你··求你了···」她整個人都在發抖,眼淚依然是紅色的。

她沒想到,這件事會讓他的反應這麼大。

他也沒想到,他居然給她帶來了這麼大的陰影。

他手上動作一停,緩慢從沙發上直起身子朝門口走去,「啪」的一聲,門被甩開。

門口幾個人差點兒沒站穩,踉蹌了幾下。

場面一度尷尬。

「哎?我們怎麼在這兒?」顧爍言捂著頭傻問道。

喬語安懶得理他,看了眼林宗越直言「我們晚上聚餐,你和師姐一起?」

林宗越不答,只是看了眼亦宸。

亦宸一個哆嗦解釋道「林總,我攔過了,攔不住···」

所有人「······」剛才擠得最起勁兒的好像就有亦宸吧。

林宗越冷著臉直接走了出去,亦宸跟了上去。

所有人愣在原地,還沒搞清楚狀況。

休息室的門被打開,甜酥盯著裡面驚心動魄的一幕頓時愣住了,任然脖子上清晰可見的吻痕,嘴角上還帶著血跡,眼睛像血一樣紅,一個人蜷縮在沙發上不停抖著身子,小野貓哭了,著實惹人心疼。

「小然!」甜酥驚呼了一聲後忙跑了進去,來到她身邊時停在半空的手忽然間頓了一下。

喬語安和顧爍言也跟了進去,這場面,不用看也知道發生了什麼。

「師姐你······」還沒等喬語安說完,顧爍言忽地冷聲問了一句「是不是林宗越?」

顧爍言的語氣中能清楚感知到他正在壓制著自己,他這個人一向護短,即使和任然吵架了也見不得別人欺負她,哪怕那個人是林宗越也不行,他一向公私分明。

「小然?」甜酥輕輕碰了她一下。

任然猛地回過神來看向了顧爍言,那個眼神,他一輩子也忘不了。

眼中布滿血絲,卻還是一樣的好看,只不過,那雙眼中全是驚恐和不安,那種感覺真正看過的人才知道,就像是心底最柔軟處被人狠狠地撓了一下。

顧爍言不知道,那樣年輕又驕傲的她,為什麼會有這樣的眼神,當然,他也不想知道。

「是他是嗎?」他又問了一遍,任然還是不答,顧爍言咬著牙點了點頭「好。」

喬語安有些不安地盯著他「你要幹嘛?」

「老子去揍他!」

下一秒,喬語安趕快攔住了顧爍言「喂!你冷靜點兒!」

「放手!」

喬語安不放,顧爍言怕傷到她,不敢使勁,兩個人就這麼僵持著。

過了好久,任然終於開口了,只是淡淡一句「不怪他。」

喬語安接著眉頭一皺,一把甩開顧爍言就向任然迎了上去「師姐你都這樣了幹嘛還向著他?!」

顧爍言沒料到喬語安會鬆手整個人向前一傾,差點兒沒站穩,直到聽到喬語安的話後不禁嘴角一抽。

任然沒說話,整個人渾渾噩噩的,看上去臉色很不好。

「小然你是不是身體不舒服啊?」

甜酥話一出,喬語安和顧爍言紛紛向任然看過去。

顧爍言眉頭一皺,直接在任然面前蹲了下去,語氣極其嚴肅地問「姐姐你怎麼了?」

「不怪他,是我,我又犯病了···」

顧爍言瞳孔驟然一縮,所以剛才他把林宗越趕了出去不是因為生氣,而是因為不想讓他看到自己犯病的樣子。

「抑鬱症一旦發作,很難控制···」顧爍言頓了頓問「藥呢?!」

喬語安愣了愣,隨後趕緊從包里掏出兩粒藥遞了過去,任然的藥一直都是她幫忙看管。

任然吃下藥後就睡著了,甜酥一直在旁邊照看她。

顧爍言一直站在一旁不知道想些什麼。喬語安看他表情不太對「我師姐她,是不是還有什麼問題?」

任然現在的抑鬱症基本上已經控制下來了,能讓顧爍言露出這種表情的,估計不單單只是一個抑鬱症這麼簡單。

顧爍言微眯著「她的眼睛,比我上一次見到似乎更嚴重了些。」他頓了下又道「她必須去醫院做一個檢查,否則···會瞎。」

「啪」的一聲,門外傳來一陣輕響。

「什麼人?!」

······

林宗越回了酒店「哐」的一聲直接將門關上。

被關在門外的亦宸「······」好吧,他又做錯了。

房間內保鏢喊了聲「林總。」

林宗越整個人倒在沙發上,兩條腿搭在茶几上,有些暴躁地扯著領帶。

好了,鑑定完畢,boss和夫人又吵架了。

「林總,要不要找女人過來?」每當林宗越和任然吵架總會找女人過來,為的就是讓任然吃醋,戲演完了就直接讓人趕了出去,這幼稚的做法林宗越身邊人上上下下早就摸清楚他的套路了。

保鏢見林宗越不說話就要去打電話。

「等等!」

保鏢手上動作一停看著林宗越。

他有些疲憊地捏了捏眉心,盡力平息自己的怒火「算了,讓那個醋桶知道了,又該哭了。」

有了前車之鑑,林宗越再也不敢以身犯險了。

他雖然狠,但是沒怎麼碰過女人,少數幾次都是故意氣她。現在的他,慶幸自己當年的潔身自好。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設置

閱讀背景
字體大小
A-
16
A+
頁面寬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