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都市言情 > 書穿八十年代小女不倒 > 第兩百四十七章:鄧宸受過的那些傷
第兩百四十七章:鄧宸受過的那些傷
作者:暖金|字數:2314|更新時間:2020-08-24 12:17

鄧宸除了之前當兵的時候,參加過晚宴,那也都是文工團的表演。看完放鬆完還得繼續訓練,那種上等人士的宴會沒參加過,也不知道是什麼樣。

後來,鄧宸為了能讓應寒穿上高跟鞋,自己舉辦了一個宴會,當然這都是後話了。

兩人洗個腳,把放間裡弄的濕呼呼的,好在著房間是水泥地,水直接滲下去了。

鄧宸倒完水回來時,應寒已經穿好了鞋子要回房間裡。

「你好好睡吧,記得一定要看好錢哦。」應寒那次被幾個小混混盯上,現在很謹慎。

鄧宸不說話,轉身把門關上了,然後走到她身邊道「今晚你陪著我一起守著好不好。」

應寒往後退了一步道「不好。」

鄧宸也不吭聲,上前摟著她,就是不讓她走。

就這樣僵持了一會兒,應寒還是心軟的妥協了。

只脫了外衣躺在床邊,背對著他,然後把那一筐錢放在了兩人中間。

鄧宸無奈的嘆了口氣,盯著她的背影道「是誰之前又是摟著我不讓我走,又是鑽我被窩的。」

「我那時和你鬧著玩的。」

「我只是想要讓你陪我一起睡而已。」

「才不信你呢,動機不純。」應寒話音剛落,就覺得身上重了幾分。

鄧宸不知道什麼時候把中間的筐拿走了,滾到她身邊摟著了她。

惹得應寒心中一緊。

「你」

「我就是想讓你陪著我,沒別的想法。」

「真的」

「我啥時候騙過你。」

鄧宸的話讓應寒猛然鬆了口氣,放送了身子轉過來依在了他懷裡。

只是兩個人彼此的心跳太過猛烈,根本靜不下心來睡覺。

不知過了多久,鄧宸暗啞著聲音呢喃的叫了她一聲「寒寒。」

剛要抬頭應他一聲,結果小一秒,唇就被鄧宸封住了。

這次的鄧宸好似一頭猛虎,有些讓應寒招架不住。

寬大的手掌已經到了她的里。衣里。

「別鄧宸。我不想在這裡。」

「丫頭,別動。」

「你的手拿開。」

「別動,你在動一下,我真的控制不住自己了。」

「好,我不動,你快把你手拿開。」

鄧宸抱著應寒,緩了許久才緩緩的鬆開她。

低頭一看,發現應寒在默默的流淚。

鄧宸慌了,忙摟著她哄著,一邊擦這眼淚「好了別哭,我錯了。」

「我想回去了。」

「回哪兒。」

「回我房間。」

「那你別生氣,別哭了,好不好。」

「都是你的錯,是你把我弄哭的,你沒經過我的同意,強行」

「我就是怕你冷,想讓你和我一起睡,暖和點兒。」

「騙人,什麼時候,你也會騙人了」

鄧宸不說話,反而抿唇笑了「是我的錯,要不,你打我兩下。」

應寒推了推他,轉身要下床「我回去了。」

鄧宸一見她真生氣了,床都沒下,忙起身從後面摟著了她「丫頭,和你天天在一起,我怎麼可能沒有一點兒想法,我有想法」鄧宸說著,又貼緊了她幾分「你能感覺的到麼。」

應寒感覺到下面的東西,臉騰的一下,如水煮的蝦「你你起開。」

「那你別回去了。」

「我們兩個人大晚上的,很容易出問題的,我還是回去吧。」應寒紅著臉彆扭道。

「我能克制的住,你走了我晚上會睡不好覺。」鄧宸說著,霸道的一個公主抱,把她抱上了床。這次真的沒再動,摟著她,只能聽到彼此的心跳聲。

應寒剛開始還是緊繃的,後來因為太累了,迷迷糊糊睡著了。

鄧宸看著她的睡顏無奈的笑了,暗道「心真大,我可是個男人。哎,你走了我睡不著,你不走,我更睡不著。」

摟著應寒安心並痛苦著過了一夜。

第二天,應寒醒來的第一眼,就看到了鄧宸眼帘下的暗青。

「丫頭,我們結婚吧。」

「不是說,要等到新房蓋好麼。」

鄧宸自嘲的笑了下「你覺得,我還能等到嗎」

應寒報然的瞪了她一眼,覺得她快要晚節不保。

兩人吃過早飯,鄧宸帶著她去了,一處破舊的小樓。

「咱們來這裡幹什麼」應寒不解道。

「來買來樓。」鄧宸笑著指著這棟樓道「我上學的時候,這棟樓還是輝煌的時候,沒想到才幾年的功夫,就成了這樣。」

應寒看了下破舊的牌子,上面寫著百貨小商場,驚訝了一番道「這是一個商場,怎麼會不幹了呢」

「之前的老商場,這邊學校比較多,不適合做商場,另外前幾年蓋了新的商場,這邊生意受影響,慢慢的越來越賠錢,就擱置了,這也是我前幾天發現的。問了下,正在出售。」

「他們要賣多少錢。」

鄧宸比了個數「正好五萬。我想買下來,重新建一棟樓,出租。」

應寒看了看周圍,覺得這個地方,如果開個賓館,或者弄一排門面房,肯定好出租。

「鄧宸你眼光真不錯。」

鄧宸抿唇笑了笑,見她不生氣了,拉著她的手,去找這邊的負責人去了。

鄧宸到了那邊,話也沒多說,直接吧那一筐子錢放到了他面前,霸氣的道了句「這棟樓我買了。」

只見那人聽了鄧宸的話,沒有高興反而一臉灰色。

扶了扶厚重的眼睛,沒有幾分熱情,反倒找了兩個人過來數錢了。

應寒和鄧宸坐在一旁看著他們幾個人忙著數錢,心中疑惑「鄧宸,咱們買了他們的樓,他們不該高興麼」

鄧宸笑了笑,帶著她去了一旁,他們聽見的地方「看到那個戴眼鏡的了麼。他之前是這裡的主任,我那時候精彩和同學來這邊瞎逛,大家都是窮學生,沒什麼錢,他覺得我們這些學生整天不買東西,就知道占用走道,磨壞了他們的地板。經常對著我們學生說難聽話。」

「怪不得他們生意不好,這種態度,好了才怪呢,再說了,他們的商場開在大學門口,來逛的學生肯定多。」

一個不好的領導,真的是可以決定成敗的。

「那後來呢」

「我麼,總是特別的,容易讓人記住,其實我那天真的是去買東西的,我一般沒事兒不會去那邊瞎溜達。可能那天他心情不好,攆了幾個學生,然後把我也牽連了進去。我見他說的過分,就冷聲和辯了幾句,臨走的時候,說以後一定會把他這個樓給買下來的。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設置

閱讀背景
字體大小
A-
16
A+
頁面寬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