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都市言情 > 骨錢令 > 第一百章 國士無雙
第一百章 國士無雙
作者:夏語樓|字數:2399|更新時間:2020-08-24 20:35

戰鬥一觸即發,各式各樣的槍響連成一片。

林深茂密,孟慶等人依託地形還擊,竟壓下小隊一頭。

「放下武器,投降不殺。」小隊長剛冒頭喊話,回應他的就是一擊精準的眉心爆頭。

「腦殘吧,邪惡分子也敢跟正義之師叫囂?」江曉薔點射掉小隊長,側身躲在樹後,朝孟慶打了個掩護的手勢,手腳麻利地換著彈夾。

「一個,兩個,三個……」莫獻進每射殺一個雜牌就在心中默數一遍,他捂著小腹,用力過猛,臉色發白,連續的開火,已讓他有些氣虛。

「東面上來了。」劉俐猛竄兩步,伏地前翻,半跪在地,朝側面射擊。

「我守西面,小江南面,小莫你北面。」孟慶朝南面猛射三槍,彎腰後退,側身閃進西面大樹。

東面的雜牌剛爬在地上還擊,西面、北面的槍聲同時大作,四人被丹拓合圍了。

雜牌的火力很猛,除了半自動步槍,還有微沖、手雷。

江曉薔四人的武器統一是92式警用9毫米。

這種標配彈夾15發,裝一備一。

30發子彈很快就提襟見肘,速射變成點射,只有在對面有人冒頭的時候才開槍。

雜牌在丟下十幾具屍體後開始改變策略,用上了手雷。

轟轟轟的聲音在四周不斷響起,煙霧迷漫,四人的視線受到嚴重影響。

「沖。」丹拓的怒吼在林外傳來,躲在抱粗的大樹後猥瑣地放冷槍。

嘈雜的聲音伴隨著密集的槍聲再度響起,雜牌從四面八方圍了過來。

「我沒子彈了。」莫獻進扔掉手槍,從小腿上拔出匕首,反握在手,大吼一聲。

「我還有三發。」劉俐拔出彈夾又插了回去,抬手就朝腳步聲傳來的位置射出一槍,這聽聲辨位的一槍剛好打在對方的腿上,對方抱著腿滾倒在地,嘰哇鬼叫。

「我也沒了。」江曉薔將最後一發子彈打在對面人群中,看也不看,背靠著樹幹拔出小腿上的匕首。

她咬住匕首,雙手挽起腦後的頭髮,乾淨利落地盤髮結尾。

「向我靠攏,準備白刃戰。」孟慶呸出一口血水,堅毅的臉上露出果敢,他揮了揮手中匕首,活動著脖子,朝蜂擁而來的雜牌咧出一抹譏諷的嘲笑。

「他們沒子彈了,兄弟們,沖。」丹拓側耳聽著對面傳來的槍聲,臉上露出喜色。

雜牌畏畏縮縮,趴在地上不敢向前,胡亂朝林中開槍。

「媽的,給老子衝鋒。」丹拓踢著雜牌們的屁股,慫恿著火力壓制。

雜牌們邊用衝鋒鎗掃射,邊畏畏縮縮朝林中探去。

黑壓壓的人群圍攏過去,包圍圈中是四個背靠背反握匕首神色堅毅的人。

雜牌人很多,面對四人卻是說不出的膽怯。

所謂邪不壓正,在此時此刻表現得淋漓盡致。

「放下武器,投降,給你們活路。」丹拓扶住一人的後背,藏著身子朝四人嚷嚷。

「投降?」江曉薔舔了舔唇,眼中露出不屑,舉著匕首朝丹拓畫了個半弧,「我是兵,你是賊,我敬告你,還有你們,與華夏作對,可想好了後果。」

雜牌中不少人是跟著老丹拓呼嘯山林的,老丹拓的覆滅就是因為販違禁品進華夏,被聯合圍剿了,聽到江曉薔的話,這些人臉上現出掙扎。

「怕個屁,老子在。」丹拓狠狠踹著那些「老人」,惱羞成怒道「分錢的時候沒見你們猶豫,給我上。」

「來啊,我背後有14億華夏人,不怕死的就來。」孟慶怒吼一聲,趁著雜牌們分神的空擋,低吼道「動手。」

他猛竄兩步,匕首劃開了前方雜牌的喉。

生死無畏,四個人率先向百名左右的雜牌發起了主動攻擊。

另外三人瞬間啟動,緊隨孟慶身後,四人呈戰鬥小隊,洶湧地竄進人群。

高空看去,就如一塊巨石砸進螞蟻群,所到之處如無人之境。

距離太近,雜牌們也不好開槍,抽出砍刀、匕首、弓弩……仗著人多,涌了上去。

四人竄進人群,跟雜牌纏鬥在一起,如四頭猛虎。

江曉薔的格鬥技在此時沒有發揮的餘地,她冷寒著臉,配合著陣型,手上只有一個動作,揮動、拉回、揮動、拉回……

莫獻進抹了把臉上的血水,大腿傳來劇痛,被一擊弩箭射中。

他咬牙拔出弩箭,反手就插進身前雜牌的眼中。

劉俐悶聲不吭,撞開回身不及的莫獻進,硬生生用後背扛了一刀。

她一口鮮血噴涌而出,鮮血模糊了雜牌的視線。

劉俐呸出一口濃血,沉腰前躬,反腿就將身後的雜牌小腿踹得變形。

孟慶拉了江曉薔一把,對面的匕首擦著江曉薔的鼻尖划過。

師徒兩人同時左右斜插匕首,偷襲的雜牌被捅了個透心涼。

「讓開。」遠遠跑來兩個雜牌,手裡牽著漁大叫著揮灑過來。

「不好,散。」孟慶怒吼著,一腳踹翻身前的雜牌。

四人瞬間散開,躲過漁,卻是被雜牌衝散。

沒了可以將後背交給對方的同伴,四人的壓力頓時倍增。

江曉薔後背被雜牌用槍托連砸兩下,好大兩團淤青。

她猛提口氣,反腿一擊鞭腿,卻是被滾在地上的雜牌偷襲,抱著她的支撐腿將她掀翻在地。

幾條槍托瘋狂戳來,架住了她的脖子。

江曉薔倔強地用匕首砍著槍托,眼神堅毅。

「小江。」孟慶劃開雜牌的手,扭頭看到江曉薔被打到在地,心急如焚,被雜牌猛撲上來,三五個、七八個將他撲倒在地壓成一堆小山。

劉俐咬著牙,小腿青腫,揮舞著匕首盪開一把大刀,被槍刺挑了右手臂。

她手上一松,匕首掉下的瞬間,左手接了過去,將匕首橫插進雜牌的胸膛。

她後腦傳來劇痛,金星直冒,頓時昏厥著軟綿綿倒下,倒下的瞬間還不忘看了一眼莫獻進。

莫獻進看到劉俐倒下,他怒吼一聲,抱起地上幾十斤的巨石,狠狠砸向靠近劉俐的雜牌。

三個雜牌被砸得血肉模糊,當場斃命。

莫獻進的凶性激起雜牌的殺心,有人開槍了。

砰地一聲,莫獻進冷漠地望了一眼涌血的傷口,冷笑一聲,眼神冷峻地盯著開槍的雜牌。

開槍的雜牌內心一突,迎上莫獻進堅毅的眼神沒來由慌神,倉惶後退。

莫獻進呸了一口,啊地高吼著,使出渾身力氣,以百米衝刺的速度突進開槍的雜牌身前。

他凌空而起,雙膝頂在雜牌肩頭將他壓在地上,拔出他腰間的兩顆手雷,拉開拉環。

「華夏萬歲。」莫獻進狀如瘋癲,抱著雜牌滾進人群。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設置

閱讀背景
字體大小
A-
16
A+
頁面寬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