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都市言情 > 骨錢令 > 第九十九章 從未後悔
第九十九章 從未後悔
作者:夏語樓|字數:2253|更新時間:2020-08-24 20:32

賈行雲看得眼珠欲裂,渾身發抖,指甲深深摳進肉里,鮮血順著指縫滴落,點點滴滴連成一片。

瓦策、眉苗滿臉淚水,用手背怎麼擦也擦不完。

「草泥馬。」李林瞪圓眼珠,憋著鬱氣怒吼一聲。

他傷口崩開,血流不止,氣得臉色煞白。

月小柒深吸口氣,眼帘低垂,悠揚的竹叶音調變得低沉,如哭如泣,如樂師月小玖在場,一定熟悉這旋律——秦風殤。

月小柒此時的心情很複雜,視頻她已看過一遍,現在回想起來,仍舊心緒難平。

她不知道怎麼描述自己的心情,按理說作為對立面,她應該高興才對,但是她高興不起來,除了震撼,還有淡淡的憂傷。

她不知道憂傷從何而來,是不忍還是同情,她不知道。

她只知道,她很憂傷。

視頻畫面還在繼續。

首先映入畫面的是山泉下天然卷、梳坎頭、絡腮鬍的丹拓。

他一身迷彩,猛踏在泉水中,用槍管撓著頭皮,爆喝道「追,老子要活的。」

嘈雜喧囂的雜牌軍,足足上百人,潮水般包抄過去。

鏡頭遠拉收近,前方林中穿梭的五個人影越來越清晰。

山高林密,古樹參天,林深幽暗,稀拉的槍聲由遠及近。

孟慶、江曉薔都掛了彩,衣服破爛不堪,身上到處都是荊棘拉割的血條。

兩人拖著死狗一樣喘著粗氣,身上血污一片的周波,埋頭狂奔。

劉俐的短髮燒焦大半,左臂袖子燒沒了,露出麻熏的肌膚。

她扶著腹部流血的莫獻進,兩人攙扶著時不時扭頭觀察後面追兵的距離。

「你們……」周波要死不活,猛提口氣,「放了我,我讓丹拓放你們一條生路。」

「閉嘴。」江曉薔胸膛急劇起伏,橫眉冷對道「放了你不可能,除非我們死絕。」

「不是,我這是為你們考慮,你們帶著我就是個拖累,早晚會被丹拓追上,何必呢。放了我,你們一身輕,還能跑。」周波被拖在地上,他死死蹬住腳步,轉著眼珠,看似關心幾人的安危,實則心裡打著自己的小九九。

「收起你的小心思。」孟慶碎了一口,帶著血絲的濃痰,他擦了擦嘴角,「你是華夏人,犯了罪,就要接受人民的審判,就算死也要死在華夏的刑場上。」

「咳咳咳……」一陣急促的咳嗽,莫獻進嘴裡咳出血塊來。

他推了劉俐一把,倚靠在樹幹旁拔出手槍,有氣無力道「這狗東西有句話說得對,我就是個拖累,我留下,給你們殿後。」

劉俐長舒口氣,瀟灑地理了理短髮,檢查著彈夾,淡定道「行,咱兩留下,前輩都能捨生取義,咱們也不能慫。」

「你滾啊。」莫獻進突然暴怒,怒吼道「在老子面前逞什麼能,男同志沒死絕,沒道理要女同志犧牲。」

劉俐挽了挽發,臉上現出平靜的笑容,「咋滴,這時候想當直男?你吼個屁,這把烈士老娘當定了,你搶也沒用。」

「那行吧,不跑了,乾死算逑。」孟慶一腳將周波踹翻幾個跟頭,施施然坐在兩人樹旁,摸出香菸點燃,自顧自狠狠嘬了一口,舒爽地吐了口長長的煙氣,「一個不虧,兩個夠本,你們這麼能耐,咱們也不賴。」

「師傅說得對。」江曉薔右手中指撩了撩右耳的髮際,摸出口袋中皺皺巴巴的朱古力,掰成四片,分發給幾人。

她咬著朱古力,含糊不清道「後面那麼多人,跑是跑不掉的,狹路相逢勇者無敵,就算死也要打出咱們華夏人的傲骨。」

「敬左盤江。」孟慶雙手捧住過濾嘴,抱拳對天,中氣十足怒吼道「敬人民警察,敬國泰民安。」

「敬人民警察,敬國泰民安。」江曉薔、劉俐、莫獻進同時怒喝,底氣十足,臉上映照光芒,熠熠生輝。

聲如洪鐘,四人的氣勢足抵萬軍,林中沉悶的聲音迴響,驚起無數飛鳥。

「四個死人,吼個幾把毛。」周波蹭著地上,剛嘀嘀咕咕背靠在樹幹上坐下,就被一擊飛腿踹翻在地。

莫獻進捂住小腹騎在周波身上,拳拳到肉,「想捶你很久了,礙於身份一直不好下手,現在好了,都要見馬克思了,先收點利息。」

周波呼天搶地,被莫獻進捶得鼻青臉腫,門牙都崩掉兩顆。

莫獻進氣喘吁吁,捶得渾身乏力。

他倚靠在樹幹上,緩緩下滑,手上儘是鮮血。

他雙手激動地顫抖著,右腳踹了一下周波,「別裝死。」

周波抖了一下,身體兩抽抽,捲縮在一起,不敢直視莫獻進。

「真粗魯。」劉俐靠著莫獻進坐下,雙手捧起他的手,擦了擦上面的血污,「沒看出來,你還有這麼剛的一面。」

莫獻進有些羞澀,在劉俐的注視下臉色有些呆板。

他裂開嘴笑來,還沒說話,就被劉俐抱住頭,生猛地狠狠親了一嘴。

劉俐擦了擦唇角,鬆開發愣的莫獻進,霸道地穿過他的脖子,搭在他肩上,拍著自己的胸脯笑道「老娘喜歡你很久了,從今兒起,我宣布,你,莫獻進,就是我的人。」

「那個……」莫獻進撓了撓頭,剛開口就被劉俐瞪著眼「嗯」地一聲冷哼改了話頭。

「那個,剛才親得太快,我還沒覺出味,要不再來一次?」

「滾。」

兩人對視一眼,放聲大笑,笑著笑著就哭了,抱在一起眼淚無聲滑落。

「後悔不。」孟慶擦了擦眼角的淚花,語氣溫柔。

「悔什麼?」江曉薔撿起地上的野花,插在頭側。

她輕輕拍了拍野花,對著無人的空間左右審視,似乎前面有一面鏡子,「後悔當差?還是後悔來緬北?」

「師傅你不該問,你明白的,我們這些人,從穿上那身制服開始,就沒有後悔這兩個字。」江曉薔仰望著頭,那裡有架無人機,她嘴角翹起微笑,笑得陽光灑沐,冬去春來。

「好看嗎?」江曉薔唇瓣親啟,盯著無人機,不知道她在問誰。

「好看。」賈行雲淚流滿面,清鼻涕模糊了下巴,心中無聲回應著時空隔絕的江曉薔。

轟的一聲巨響。

林中炸起一團洶湧的黑壤,密集的槍聲傳出。

追擊的雜牌先頭小隊,到了。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設置

閱讀背景
字體大小
A-
16
A+
頁面寬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