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都市言情 > 宋家夫人不好惹 > 第95章 其實她是喜歡他
第95章 其實她是喜歡他
作者:三月棠墨|字數:4189|更新時間:2020-08-23 18:17

天色不早了,孟漸晚看著那兩個上完藥坐在一起說話的小朋友,咳嗽一聲,拖著懶懶的音調提醒道:「該回家了。」

蘇清英扭頭看外面昏沉沉的天,這才發覺竟然已經這麼晚了。她連忙背上書包站起來,對蔣為年說:「我先走了,你周末這兩天記得在家好好休息,實在不行周一我幫你跟你們班主任請假。」

蔣為年點頭,看著孟漸晚的方向欲言又止。

孟漸晚立刻明白他的意思,小姑娘嚇得不輕,這麼晚一個人回家不安全。她吩咐了一聲,讓陶苒開車把蘇清英送回家,自己則拎起蔣為年的書包,踢了踢他的腿:「現在滿意了嗎?走吧,大少爺。」

等蘇清英離開後,蔣為年才撐著沙發扶手站起來,一瘸一拐地跟在孟漸晚身後。

孟漸晚把書包甩到肩上,大步往前走,突然察覺身後的腳步聲一輕一重,有點不對勁,回過頭一看,詫異道:「你的腿怎麼瘸了?剛不是還好好的嗎?」

蔣為年眼神閃躲,撓了撓耳朵,含含糊糊地說:「我……我沒事,就是有點疼。」

孟漸晚盯著他看了一會兒,大概猜到了他的心思,他是不想讓蘇清英看到了擔心,所以才假裝沒事。

蔣為年臉皮薄,哪裡頂得住她的如炬目光,她還沒問,他就主動全招了:「你沒看到蘇清英自責的樣子,要是知道我身上的傷,那不得愧疚死了。」

孟漸晚「哦」了聲,瞭然地點點頭,然後出其不意地問道:「你們在談戀愛?」

蔣為年一愣,差點被自己的口水嗆到,咳嗽了好幾聲,臉都漲紅了,支支吾吾半晌,說不出完整的話,最後憋了口氣才說出來:「你……你……你能不能不要胡說?!」

這是惱羞成怒了?

孟漸晚欣賞了一眼他紅著臉手足無措的樣子,覺得好笑。

她擔心蔣為年腿傷坐不了摩托車,哼著小調去把跑車開了過來。

「姐,你什麼時候又換了輛跑車?」蔣為年怔怔地看著停在眼前的這輛粉紅色的跑車,目露驚奇。

「廢什麼話,上車。」孟漸晚偏頭,示意副駕駛座那邊。

蔣為年慢騰騰地跛著腳繞過去,躬身坐進了副駕駛座。

孟漸晚提醒他系安全帶,邊啟動車子邊解釋:「這不是我的車,是別人送……是別人放在我這裡的,我就是開一開。」

蔣為年點點頭,系好了安全帶。

孟漸晚熟稔地轉著方向盤,將車子駛入正道,平穩地向前行駛。她開了車載音響,超高音質的音樂傾瀉而出,伴隨著她說話的聲音:「你們沒談戀愛,那就是你暗戀人家?」

蔣為年無語地嘆了口氣,臉燒著了似的發熱:「姐,你怎麼又繞到這個話題了?我以前沒發現你有這麼八卦。」

「不好意思,我一直這麼八卦。」孟漸晚語氣欠揍,一副「你能奈我何」的樣子,「我聽說人家蘇清英常駐年級大榜第一名,你說她能看上你這個次次考試墊底的學渣嗎?你上次月考多少名來著?」

蔣為年被她直白的話氣到肝臟疼,捂著腹部,面部表情痛苦:「你能不能不要哪壺不開提哪壺?」

孟漸晚見狀,直接下定論:「那就是考得不理想了。」

蔣為年:「……」

他自認為已經很努力了,奈何成績總是提升不了,上次月考又是五百名開外,年級大榜上都找不到名字他的名字。

孟漸晚的話倒是給了他一個提醒,他:「你上高中的時候也是由學渣逆襲成學霸的,你的學習方法是什麼?」

孟漸晚一本正經地糾正他的措辭:「你姐我不是『逆襲』,我本來就是天賦型選手,以前只是懶得學習,認真起來那些人根本就不是我的對手。不過,像你這種做多選題答案acd,你選個b,基本上是無緣進入學霸圈了。」

蔣為年只覺得有一把刀插進了胸口,要吐血了。

孟漸晚見他成功被自己噎得說不出話來,勾了勾唇角,開始施行鼓勵政策:「你的腦子笨是笨了點兒,好在還是能吃苦的,勤能補拙知道嗎?自己琢磨吧。」

半個小時後,車子停在小吃店門口,已經過了飯點,店裡仍有三三兩兩的顧客,蔣母圍著圍裙,正在後廚給人煮粉。

門前的燈泡很亮,蔣母抽空往外看了一眼,發現是孟漸晚,眼睛都睜大了,連忙用圍裙擦了擦手,讓店裡的幫工來煮粉,自己出門迎接。

「晚晚好久沒來啦,最近在忙……」

蔣母的話卡住了,因為看到孟漸晚身後的蔣為年。少年皮膚白淨,臉上青青紫紫的痕跡分外明顯,再加上塗抹了藥水,看著很是嚇人。

蔣母大驚失色,一把拉過蔣為年,盯著他的臉仔細看,音量不自覺就提高了:「哎呀!你這是怎麼弄的?!你在學校里跟同學打架了?!」

蔣為年一臉無奈,他就猜到她會這麼想,最主要的是,他就算解釋了,她也不一定會相信,然後就會打電話問老師。

但是,孟漸晚的話她就不會懷疑。這就是為什麼蔣為年讓孟漸晚跟他一起回家,幫他跟母親解釋。

蔣為年向孟漸晚投去求救的眼神,孟漸晚面色平靜道:「他沒有跟人打架,是見義勇為,學校里一個同學被小混混收保護費,他恰好撞見了,出手幫忙才被人打了。這不是怕你擔心嗎?就先到我那裡處理傷口了。」

果然,蔣母剛才還一副要教訓他的樣子,轉眼就變了臉色,拍著他的臂膀心疼道:「就算是好心助人,也得先顧好自己,萬一人家拿了刀怎麼辦?」

蔣為年鬆口氣:「我知道了,我以後會注意。」

蔣母又問了他幾句,然後把目光轉移到孟漸晚身上:「晚晚,你吃晚飯了嗎?」

「還沒。」孟漸晚本來打算今晚回家吃飯,因為幫兩個小朋友處理事情,到現在也沒回去,這個時間家裡估計已經吃完晚飯了。

蔣母熱情道:「快坐吧,阿姨去給你煮粉,給你多放配菜。」

孟漸晚想著自己反正也是要找地方吃飯,乾脆找個空位坐了下來,拿出手機放在桌上,邊等待邊隨手劃拉幾下,沒有新消息進來,也沒有電話。

這念頭剛閃過,手機就響了起來,她連忙拿起來,一看是梅思琇的來電,淡定地接了起來:「媽。」

梅思琇說:「今天回家嗎?」

蔣母已經煮好了粉,黑色的砂鍋放在木托盤上,端了過來。熱湯還在咕嚕咕嚕冒泡,裊裊白氣升騰,放在孟漸晚面前的餐桌上,米粉裡面的配料很豐富,砂鍋都快裝不下了。

孟漸晚對蔣母點頭笑了笑,跟電話那邊的梅思琇說:「可能會晚點兒回,我現在在外面吃飯。」

「那好吧,你自己注意安全,不要太晚。」梅思琇也摸不清她每天都在做什麼,偶爾問起,她就說在忙,只能讓她自己注意著點兒。

孟漸晚掛了電話,把手機放在一旁,從筷子筒里抽出一雙筷子,挑起砂鍋里的米粉嗦著吃,裡面放了小青菜、午餐肉、鵪鶉蛋、豆腐絲、豆芽,還有一份肥牛,滿滿當當,香味四溢。

孟漸晚好久沒過來吃了,一口下去,還真有點懷念。

她拿起桌上的辣椒醬,舀了兩大勺拌進去,鮮香麻辣,好吃得不得了,連心裡那點怪異的感覺也被壓下去了。

——

宋遇一整天都沒有主動聯繫孟漸晚,一是被她那種無所謂的態度氣到了,二來,他是真的很忙。

之前陪孟漸晚在老家待了那麼久,很多事情都沒處理完,昨天他又因為一時衝動,訂了機票飛到深圳,事情就這麼給耽誤了。所以,從機場回來以後,他連家都沒回,差不多住在了公司里。

謝詠也跟著在公司里熬夜,不敢有任何怨言,偶爾幫忙煮一杯咖啡送進去,或者送一摞文件。

宋遇連續幾天都是這樣,沒空跟孟漸晚見面。

一直忙到又一個周五,他終於能稍稍鬆口氣,看到桌上擺的日曆才恍然驚覺,一個星期居然過去了,正準備

本章未完,請繼續閱讀下一頁當前 第1頁 / 共2頁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設置

閱讀背景
字體大小
A-
16
A+
頁面寬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