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都市言情 > 宋家夫人不好惹 > 第96章 你不喜歡孟漸晚了?
第96章 你不喜歡孟漸晚了?
作者:三月棠墨|字數:4114|更新時間:2020-08-23 18:20

許瞻大概是嫌兩個大男人拌嘴太幼稚,端起一杯酒,推開了通往陽台的那扇門,手搭在欄杆上吹風。

十月中旬,晚風帶了股涼意,眼前是星星點點的燈光,看著離自己很近,實際上卻很遙遠。

他喝了一口酒,忽然聽到身後有腳步聲傳來。

許瞻沒有回頭去看,片刻後,身側多出一個人。許瞻微微側眸,似乎猜到來人是宋遇,所以眼裡沒有太多的意外。

宋遇手裡也端著一杯酒,他的酒量其實不怎麼好,當初他們這幫人在溫家少爺的訂婚宴上比拼酒量,他喝到吐了才排第八,比不上周暮昀,輕輕鬆鬆排第三。所以,周暮昀是周老三,他是宋小八。

他剛才心情煩悶,喝了好幾杯酒,這會兒被風一吹,腦子已經開始發暈了,視線也朦朦朧朧。

許瞻腦子清醒著,眼前的燈光對他來說是明亮閃爍的,在此刻的宋遇看來,燈光帶著厚厚一層光暈。

即便是這樣,宋遇腦子裡也有一根弦一直繃著,促使著他問出想問的問題「你——」他注視著許瞻的臉,以防他有說謊的可能,「是不是喜歡孟漸晚?」

讓他意想不到的是,許瞻並沒有掩飾,也沒有含糊其辭,眼神坦蕩地看著他,說「你看出來了?」

果然如此,宋遇點頭,他早該看出來的,在他決定追孟漸晚的時候,許瞻就跑來質問過他,讓他不要玩弄孟漸晚的感情。早在這之前,許瞻還警告過他,不要招惹孟漸晚。

想到這兒,宋遇笑了一聲,他還以為許瞻是為他著想,擔心他被孟漸晚揍,原來他在意的是孟漸晚。

「嘖,我也沒有想到,『好兄弟喜歡上同一個女人』這種戲碼會在我們身上上演。」宋遇晃了晃頭,想讓自己的腦子清醒一點,因為他現在確實暈得厲害,也不知道趙奕琛點的什麼酒,度數這麼高。

許瞻沉默地喝著酒,眼睛沒看他。

宋遇接著說「什麼也別說了,既然你也喜歡孟漸晚,那就各憑本事,反正……反正讓我退出是絕對不可能的。但我把話說在前面,要是我追到了孟漸晚,你不許生氣跟我絕交。同樣,要是你追到了……」

餘下的話,宋遇實在不想說,皺了皺眉,大手一揮「你懂我的意思吧?」

「你想多了。」許瞻轉個身,背靠著欄杆,兩隻手臂懶懶地抵著欄杆,「我已經退出了,我和孟漸晚,我們只會是普通朋友的關係,不會是別的。」

說到這兒,許瞻露出個苦澀的笑,抿了口酒,喉嚨上下滑動,吞咽下去。

不光是宋遇有這種感覺,他也覺得今晚這酒的度數格外高,酒液順著喉管滑下去,跟火燒似的。

氣氛安靜了數秒,宋遇似乎精神了,漆黑的眼眸點亮,追著他問「你退出了是什麼意思?你不喜歡孟漸晚了?」

許瞻向來光明磊落,說話也直接,沒那麼多深沉心思,坦言道「不是我不喜歡孟漸晚,是她不喜歡我。」他抿了抿唇,嘴裡的酒氣濃郁,重複一遍,「她不喜歡我,明白嗎?那晚,我跟她表白了,她說自己暫時沒有談戀愛的心思,拒絕了我。」

宋遇緩慢地眨了眨眼,被這個爆炸性的消息砸懵了。

許瞻向孟漸晚表白了?孟漸晚拒絕他了?

「什麼時候的事?」宋遇問。

「孟老太太壽宴那天。」許瞻再次轉身,仰著頭,出神地望著天上那一彎清清冷冷的弦月,語氣淡淡。

宋遇回憶了一下那晚的事,所以他給孟漸晚打電話的時候,許瞻正在向她表白?難怪她那天的情緒怪怪的。

同樣是憑欄賞月,宋遇的心境和許瞻完全不一樣,他的心情好像突然之間就變得有點愉悅。

宋遇自我反思了一下,這不太好吧?

許瞻正經地瞥了他一眼,一向溫潤親和的他,語調難得帶了點涼薄的意味「你倒也不必幸災樂禍的如此明顯。」

宋遇被他逗笑了,嘴角剛揚起一抹弧度就被他壓下去了。他手臂勾著許瞻的肩膀,拍了拍「說起來,我有什麼資格幸災樂禍,我跟你還不是一樣?唉——」

宋遇長長地嘆了口氣,對月吟詩「同是天涯淪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識!」

許瞻「……」

許瞻把他的手拿下去了,提步往屋裡走。

宋遇一個人待在陽台也沒意思,緊跟其後進去了。

他在包廂里掃了一圈,突然想起一件事「燕北不是說了今晚也要過來嗎?怎麼到現在還沒見人影?」

趙奕琛手裡拿著一副撲克牌,沒人跟他玩,他自己在那兒變魔術逗女朋友開心。聽到宋遇的話,他閒閒地搭腔「人家出來聚會還帶著工作,在樓下包廂跟大導演談項目呢,估計談完了就上來了。」

燕北確實是他們幾個人當中來得最早的,帶著公司的女藝人薛皓月來跟著名電影導演談合作。

目前已經談得差不多了,導演當場敲定了薛皓月出演自己新電影的女主角。

兩人從包廂里出來,燕北垂下視線,看了一眼腕錶「我朋友在樓上包廂聚會,一起去吧。」

「私人聚會?我去恐怕不太合適吧?」

燕北身旁的女人正是薛皓月,她身材高挑,體態輕盈纖瘦,有著一張讓人過目不忘的絕色容貌。因為長相偏冷艷、眼眸深邃,常常被人懷疑是混血,或者是少數民族,但她其實是漢族。

這麼多年,薛皓月從一個默默無聞的跑龍套熬到出演劇女主角,再到大火的上星仙俠劇女主角,如今又要跟大導演合作,轉戰大屏幕,可以說是一步一個腳印。

薛皓月踏踏實實走的每一步,觀眾和粉絲都有目共睹,她能夠躋身一線,全憑自身的實力。

尤其是粉絲,大部分都知道她早期在公司並不受重視,雖然她長相出挑,但娛樂圈最不缺的就是長得漂亮的女明星,是她堅持靠作品說話,才讓公司的高層注意到她,繼而給她好資源。

現在的薛皓月,紅遍大江南北,影視資源和一線代言拿到手軟,走到哪裡都是焦點,隨便一件小事都能在熱搜上掛好幾天。

就連公司的老闆燕北,也在百忙之中親自幫她談合作。

燕北理了理袖口,按下電梯鍵,示意她進來「不用顧慮,聚會沒那麼多規矩。再說,他們都帶了女伴,沒關係。」

薛皓月略猶豫了一下,走進了電梯,慢慢挪到燕北身後。

電梯裡只有他們兩個人,高跟鞋踩在地面有清晰的回聲。出于謹慎,她還是問了一句「你們聚會的主題是什麼?我需要做什麼嗎?」

燕北側過身看著她,覺得她這個人真是太正經、太無趣了,又不是演戲,難道還要提前給她安排劇本?

「主題是——」這個問題還真把燕北給難住了,他想了好一會兒,勉強回答上來,「安慰失戀少男的心。」

薛皓月「……」

有錢人的世界,連聚會的主題都這麼出人意料。

薛皓月一臉困惑,燕北輕咳一聲,好心給她解惑「我一個朋友,最近在苦苦追求一個女人,那個女人性子太野,他追了很久人家都無動於衷,他現在的感覺就跟失戀一樣。」

說完,他想像著宋遇那張略帶喪氣的臉,笑了一下。

薛皓月卻笑不出來,看了他一眼,語調聽不出起伏「愛而不得,確實讓人很難受,你要好好安慰你朋友。」

燕北盯著她的臉看了一會兒,若有所思道「我覺得你可以安慰他。」

薛皓月沒聽懂「嗯?」

「他喜歡的女人呢,也是高貴冷艷的類型,跟你還挺像的。」燕北說,「你等會兒坐他身邊吧。」

薛皓月表情微愣,努力消化他說的後半句話。

她別過臉,眼裡划過一絲失落,「每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即使有點像,也不是一樣的。要是你那個朋友因此對我有什麼想法,那就證明他沒有那麼喜歡那個女孩子,也就談不上失戀。」

燕北「嘶」了一聲「我就隨口一說,你怎麼還較真了?」

薛皓

本章未完,請繼續閱讀下一頁當前 第1頁 / 共2頁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設置

閱讀背景
字體大小
A-
16
A+
頁面寬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