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綜合其他 > 月極長行 > 307 意外
307 意外
作者:兜米兜豆|字數:2479|更新時間:2020-08-25 10:10

太生真人「嘿嘿」一笑,「還行吧!」

傅喬起身,「可不是還行吧,鏡瑤仙子還給你生了個兒子呢,比我都要大些。」

她此話一出,剛要站起來的太生真人直接摔倒在地,啃了一嘴的灰塵。

「你、你說什麼?」他分外震驚。

「我說,師父你兒子都要比我大些!」

「阿瑤生的?」

「廢話,一直養在一符派呢,符術學的不錯,樣貌長的也俊朗,笑起來有對深深的酒窩。」

傅喬說著又打量了一下,還處于震驚中的太生真人,皺眉道「我覺得這一揚跟師父你長的實在是相差甚遠啊,鏡瑤仙子不會是誆我吧,可那一符派長老臨死前還拜託我,定讓你與一揚父子相認,又不像是假的。」

「所以,」傅喬湊近了太生真人問道「師父,你心底有沒有數啊?」

「這……應該是……沒錯的吧。」太生真人搓搓手,結結巴巴的道。

「嘖嘖嘖,」傅喬搖搖頭,對師父的行為是十分的鄙視,「那外面的女妖要怎麼辦?還有我們要怎麼離開不周山。」

太生真人又蹲地上了,寬大的衣袖垂在地上,沾滿了灰塵,「不急,先讓為師緩緩。」

「好吧,」傅喬後退幾步,耐心的等他緩過來。

過了許久,她才聽到師父嘆氣從地上站起。

「緩過來了?」

「差不多了,走吧。」

太生真人說著,竟又往裡面走去,傅喬不解,「師父,你走哪裡呢?」

「哦?」太生真人一看,「嘿嘿」一笑,「走錯道了。」

「……」傅喬好心提議,「不如,您再緩緩?」

「不了,多大的事,不就多了一個孩子嘛,回頭為師上一符派認人去。」

「師父,你腿在抖!」

「蹲久了,有點麻!」

「真的?」

「真的!」

「看來師父面容上的符陣,是鏡瑤仙子所下的了。」

「對!」

「活該!」

「……??」

師徒二人邊走邊聊,走了出去後,外面有符印光芒,眼前亮堂了些許。

隨後便看到女妖還在那裡來回打轉著,不過它眼裡已有迷惑之色,想來也是發現了不對勁,只是不得要領,出不來。

傅喬張開手心,看著手心上的茶花道「師父,你看,我還有救嗎?」

太生真人看看她手心又看看阿茶,點點頭,「有為師在,自然是有救的。」

接著傅喬便看到,瘦弱如乾柴的師父往那迷陣里跳去,女妖頓時一臉欣喜之意。

「唉,師父這模樣還能招女妖如此痴迷,真是,真是……」

她話未說完,女妖便被師父帶出來了。

女妖出來後,看著傅喬,神色不解,「為何你會無事?」

「自是有師父為我引路!」

阿茶還欲開口,太生真人在一旁揮揮衣袖,「好了,阿茶,我徒兒手心的茶花,你給解了吧。」

「好,」阿茶未有遲疑,手一招,一朵紅艷艷的茶花便出現在它手中了,然後消失不見,「好了,茶花印已除。」

傅喬再一看手心,果然沒有那朵茶花了,「多謝!」

「行了,」太生真人又一揮衣袖,「有事,邊走邊說。」

傅喬跟女妖便沒再說話。

太生真人揮手布符陣,黑洞出現,如門一般大小,他率先進去,隨後女妖緊跟而進,最後是傅喬。

黑洞的另一邊還是一樣的頂上布滿了符印。

阿茶道「阿生,你這是要去哪?」

「自然是出去!」

傅喬緊跟著師父的腳步,道「除了那湖,此處還有別的出路?」

「有,」

傅喬看著女妖道「師父,你可知外面的妖王君多著呢,出了這兩座山,能出得了不周山嗎?」

太生真人聞言,略略一想,「不好說!」

傅喬沒好氣的道「那還是別說了!」

他們在山底下走走停停,時不時的說說話,聊聊天。

當然,大多都是傅喬跟太生真人在聊,阿茶默不作聲的聽著,不知心裡想著什麼,微微蹙眉。

太生真人聽聞傅喬在白王城的事,睜大一雙小眼睛,不可置信的道「你在白王城布了禁符?」

傅喬一翻白眼,這都多少年的事了,她師父竟不知。

「是啊!」

「可惜了知禾那丫頭!」

傅喬聞言,眼神黯淡,又聽太生真人道「白王城可是有樣復活法器的,想來那小子死不了。」

傅喬攤手,「早死了!」

「哦,」太生真人看著傅喬,突然想起一事來,「為師記得你曾傳信詢問,何物能破上等法器的結界。」

「對,魔界的上等法器連同郝獨一起,被我送進了魘魔澗里的黑水流。」

「我徒厲害!」太生真人對傅喬翹起大拇指,又問道「郝婭女王能放過你?」

傅喬聳聳肩,「也死了!在黑水流。」

「我徒威猛!」太生真人再度對傅喬翹起大拇指。

阿茶在一旁,神色已恢復平靜,靜靜的聽著他師徒二人聊天。

傅喬嘆氣,「師父,你這些年在不周山,消息很不靈通啊。」

「為師我一直窩在山底專心研習遠古符陣之術,哪裡有空去注意外面的情況,對了,」太生真人又問道「你師祖真回去了?」

傅喬點點頭,真摯的道「我就沒看到師祖過。」

「那便好,你師祖給為師發了最後通碟,若讓他逮到為師,那可是大大的不妙啊。」

傅喬瞄了一旁的女妖一眼,淡淡的道「若被妖皇抓到,更是不妙吧。」

「嘿嘿,妖皇還好,它年歲太大了,折騰不了幾日了,估計是想臨死前能到不周山外面看看吧!」

「哦,」傅喬接口道「這老人家的心愿,最是執著。」

「歇會吧,太累了!」太生真人隨意的往地上一蹲,「養養精神氣再走,這裡的符陣太複雜了,一不小心我們就全玩完了。」

傅喬站著不動,女妖靠牆而立,眼神幽幽的看著太生真人,一副我有話說的模樣。

傅喬道「師父,我去那邊看看!」

「行,你自己小心點,別亂碰,別亂摸,更不能使用元靈之氣。」

傅喬邊走,邊背著他們搖搖手,「知道!」

傅喬一走,阿茶便嗔聲道「阿生,你可真能躲。」

太生真人嘿嘿一笑「別又想對我使用美人計,沒用!。」

阿茶手往地上一揮,紅艷艷的花瓣頓時鋪滿地上,它在花瓣上軟下身去,手勾在太生真人的肩上,嬌嬌軟軟的道「美人計沒用,是你心裡沒有我了嗎?還是就那一次,你就厭倦了我的身體?」

「我得送我徒兒出去,阿茶,你莫要多事,不然,別怪我不客氣了。」太生真人說到最後,語氣里已是暗藏殺氣。

「看來,你很在意他,不可否認,你這徒兒當真優秀至極。」

太生真人眼神冷若寒冰,「阿茶,你要懂事!」

阿茶被他的眼神愣住了,片刻後,從太生真人身上起來,「呵,男人!」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設置

閱讀背景
字體大小
A-
16
A+
頁面寬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