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綜合其他 > 月極長行 > 308 熟人
308 熟人
作者:兜米兜豆|字數:2500|更新時間:2020-08-25 10:13

傅喬在另一邊來回的走了許久,覺得女妖跟師父的話也該聊的差不多了吧,便用力的「咳」了一聲後,反身走回來了。

師父還是老樣子,在地上蹲著,一見她來了,就笑眯眯的看著她。

不過女妖的臉色有點冷,看來它跟師父的談話進行的不順利啊,傅喬心下暗想。

隨後,太生真人起身,「走吧。」

傅喬估摸了時間,道「師父,我們這都走了有兩日了吧。」

「是有兩日了。」

傅喬一邊彎腰從狹窄的通道里過去,一邊道「這山底下竟也有這麼大。」

「那是,這邊是為師走過的,還有大半是為師沒去過的,那裡符陣還未接觸研習過,就不帶你們去了,太危險了。」

太生真人從懷裡摸出一黑布袋子遞給傅喬,「徒兒看看。」

傅喬伸手接過,「這是什麼?」

「殘缺的法器。」

傅喬取出來一看,這殘缺的法器就是一塊塊漆黑的石頭,「能用嗎?」

「用肯定是不能用了,但肯定能賣個好價錢,那些鑄器師買去,敲敲打打還是能用來鑄新的法器的。」

「哦,」傅喬看完了,便將袋子還給太生真人,順口道「賣掉的錢能贖回師門的驛處嗎?」

「……」

太生真人撓撓頭,頗有些不好意思,「這你也知道啊。」

「師父,」傅喬打量著太生真人,「你看你,身上衣著攏共不過一片銀錢的事,那些銀錢,你都拿來做什麼了?」

又是當師門令牌,又是賣師門驛處,還曾經拿師門的名器法器去賣,這得賣多少錢啊。

傅喬見太生真人沒做聲,又問「師父,這些銀錢你都花哪去了?」

「當然是行俠……」

身後的女妖突然開口打斷他的話,「銀錢拿來逛花樓了!」

傅喬對女妖看去,女妖兩手交搭在胸前,一邊走一邊道「不周山的妖市,有不少花樓。」

它看了看老臉微紅的太生真人,又道「不僅喜歡逛花樓,還喜歡送漂亮的女妖一些上等的胭脂水粉,珠寶配飾什麼的,」它眼神迷離的回憶道「你師父當年出手尤其大方。」

傅喬眼神涼涼的看了太生真人一眼,太生真人支吾道「那、那不是為師我年少輕狂嘛!」

傅喬還要說什麼,突然太生真人臉色一正,食指放唇上,「噓」了一聲,「有動靜!」

傅喬立即將月極握於手中,唯有女妖,神色未變,在不周山,能出現的也只有妖靈了。

「是妖靈嗎?」傅喬問道。

太生真人看了阿茶一眼,「不知,位於此符陣之內的人,是無法感知遠處的事物的。」

「我去看看!」傅喬率先走過去。

太生真人在她身後道「徒兒,看到就直接劈暈了,免得它們動了裡面的護山符陣。」

傅喬點頭。

她走到一處翹著樹根的山壁前,這裡沒有殘牆斷壁,有的只是粗糙的泥土包裹著堅硬的岩石。

動靜就是從這山壁底下傳來的。

有東西要從下面出來。

太生真人也過來了,他蹲下一看,手覆於地上,笑道「不是妖靈,應該是尋寶修士吧,不知從哪裡打了個洞,正往這裡上來。」

「尋寶修士?」傅喬想到李緣,但李緣這時應該早就離開不周山了吧。

阿茶神色微微一愣,還真是尋寶修士啊。

太生真人站起來,「哎,這裡護山符陣之力極為強大,就算是經驗豐富的尋寶修士來了,那也是送死的。」

「既如此,那我們走吧。」阿茶道。

傅喬沒動,太生真人也沒動。

阿茶不解,「怎麼,你們要等這尋寶修士?」

傅喬道「能找到這裡的人,都不是普通修士,也許我們可以順他們來的路,回去。」

太生真人翹起大拇指,「我徒機智。」其實在他心裡也是想著,人多也好,如此傅喬離開時也多幾分勝算。

阿茶無所謂的靠著山壁而站。

兩人一妖就站在邊上等著底下的人出來。

傅喬倒是對尋寶修士多了幾分敬佩,她之所以能到這裡來,是虧了師父留下的信息她才找到入口的,可這尋寶修士竟也能以別的方式進來,也算是真本事了。

等了近兩個時辰,他們足下的土便變得鬆軟起來,太生真人後退幾步,換個地蹲著,傅喬也往後退去。

阿茶則一動不動的站在原地。

很快,鬆軟的土陷下去了,一男子的上半身出現了,傅喬一見這人,便愣了。

這不是老熟人,江曉承嗎?他怎麼出現在這裡了?

江曉承一出來,就看到一紅袍女妖,登時拔劍而起,不過,他的劍還未落下就被傅喬給攔住了。

「傅喬?」江曉承很意外,但很快就冷靜下來,「原來你也在這裡。」

傅喬笑道「我早幾天就來了。」

她見江曉承緊張的看著一旁的妖王君,便道「這是阿茶姑娘,同我一起來的。」

江曉承這才收了劍,又對阿茶道「適才在下失禮了,望閣下見諒。」

阿茶揮揮手,「無事!」

傅喬知道江曉承同一揚向來形影不離,所以她往洞口下面看去,「一揚在下面?」

「是的,我們結識了個尋寶修士,讓他幫忙帶我們進入此山里。」

後面的太生真人一聽到一揚的名字,身形便不自主的往後挪了挪。

傅喬看到了師父的小動作,不由一笑,又對江曉承問道「那尋寶修士莫不是名喚李緣?」

「你也認識?」

傅喬點頭,「救過他一次。」

說著洞下伸出一隻沾滿泥土的手來,「江曉承,拉我一把。」

是一揚的聲音,江曉承蹲下,伸手將一揚拉出來。

一揚一出來,便看到一妖王君看著他呢,頓時嚇了一跳,眼睛一轉還未說話,又看到傅喬面帶微笑的看著他,這才放下心來。

「傅喬,你搞什麼,」一揚從裡面出來就對傅喬埋怨一通,「你要找真人,為何不帶我一起?」

傅喬訕訕道「聽說你在閉關。」

「早出關了!」

一揚話音一落,又有聲音從裡面傳出來,「二位玄友,請拉我一把。」

江曉承半跪著蹲下,手伸到洞裡,將最下面的李緣拉了上來。

李緣一見一身紅袍的阿茶,立馬嚇的魂飛魄散,指著阿茶的手抖動的厲害,「這、這、這……」

傅喬以月極打下他的手,「這什麼這,這是妖王君,莫要失禮了。」

李緣聽了她的聲音,一愣,又看著傅喬結結巴巴的道「恩、恩、恩人?」

傅喬點頭,「正是!」心下暗想,這李緣莫不是被這妖王君嚇傻了吧。

一揚看著她跟李緣好奇道「原來,你們認識啊。」

李緣對著傅喬感激的拜了拜,「原來尊下就是傅喬公子,久仰大名。」

他口裡說著久仰大名,心下卻是苦澀異常,這傅喬看著年歲比他還小些,可二人修為卻是天差地別。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設置

閱讀背景
字體大小
A-
16
A+
頁面寬度